寒天阳沉声道:“说实话。”

    一转眼,潋云舒收起假笑,直接一吐而快道:“路师弟还在外面。”

    寒天阳想明白过来,突然感到头疼:“我刚刚不是说了吗?把人打死了不会追究你的责任。所以,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潋云舒:“我不是顾虑这个。”

    “那你是顾虑什么?”

    “我顾虑的是,那个,万一被打死的那个是我呢?”潋云舒两个小手指互戳,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低,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寒天阳:“”

    寒天阳愣了几秒,旋即匪夷所思的问道:“你当日不是赢了他吗?”

    “我”

    “咳咳~”

    潋云舒还没来得及找理由解释,突然听他剧烈咳了起来,不由一顿,关心问道:“师尊您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

    总不会是车开的多了真的肾虚了吧。按理来说应该也不至于啊,您可是种马大大龙傲天啊!全世界男人肾虚也不会轮到你才对啊。

    这时,咳声越来越剧烈,甚至伴有咳血,染红了身前的一片泉水。而他整个人看起来极其不舒服,表情呈痛苦之状。

    潋云舒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上前。离近之后这才注意到他气色很差,他一只手紧紧抓着胸口,与此同时发现他胸前那道又长又深的疤痕,从伤口的愈合程度来看,应该是多年前留下的,如今伤口颜色加深,变得异常狰狞和恐怖,而疤痕周围还有数道红手印,应该是他刚刚痛苦的时候自己挠出来的。

    究竟是不是他自己挠的这里暂且不细作追究,很快,他全身的皮肤也快速由白转红,然后由红又转回白,如此反复。

    寒天阳整个人蜷缩在池边,勉强撑住身体,一瞬间,原本高大雄伟的他,此刻竟然看起来既弱小,又可怜?额,弱小就算了。

    潋云舒能感觉出来,寒天阳正凭着他强大的毅力,拼命压制和忍受着体内的痛苦。

    而原文中,男主饱受当年在神魔大战时留下的旧伤折磨也确实是有的。

    潋云舒看过原文描述,这伤口是当年黑袍用上古宝刀神龙斩砍伤的,被砍伤者,普通修真者根本活不了命,而寒天阳能活下来全凭修为等级开挂以及男主光环护体罢了。饶是如此,也免不了受尽后遗症的煎熬。

    潋云舒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干着急了一下,猛然想起来,这个病明明是有办法缓解的呀。

    不错,本文既然是篇种马文,其中自然少不了妹子在中间起到作用了。想象一下,原文没有情丝的男主和妹子们经常频繁双修是为了什么?

    答,一是纯属男人身体的原始欲望,二是发现可以缓解神龙斩带来的这种疾苦。

    但照现在来看,他是知道还是不知道后面这一点呢?

    如果知道的话,为什么刚刚没有用屠梦萝来缓解一下呢?

    非常奇怪有没有。

    于是迟疑了一下,潋云舒试探问道:“要不让玉华真君进来吧。”

    看过原文的人都知道,屠梦萝能够使用玄冰术制造冷泉帮他分解痛苦。自然,冷泉也只是起到降低体内温度的效果,减轻灼热带来的痛苦,实际上治标不治本。除了这点作用外,最大的用处就是为他暖床,缓解这种疾病的折磨。

    寒天阳道:“不用了,她知道我的身体情况,即便叫来了也没什么用。”

    潋云舒忍不住再次提醒:“您确定没有用吗?”

    寒天阳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总觉得她话里有话:“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不要拐弯抹角。为师没功夫猜来猜去。”

    潋云舒豁出去了,坦白告诉他:“弟子的意思是,您这病得需要女人来治。”

    “为何?”

    寒天阳似乎听不懂什么意思,有点疑惑。

    潋云舒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说,这种事又属于个人隐私不太好描述出来,于是想了半天,最后道:“弟子索性直接问了。咳,您和玉华真君之间,难道就没有?”这个那个半天,寒天阳这个脑袋就跟一块木头一样,完全没听明白自己什么意思。

    潋云舒实在不好描述,于是支支吾吾半天,最后没办法,微微嘟起嘴来,对着他,亲自给他示范了一下,差一点就真的亲上去了,幸好幸好,收回来的及时。

    否则这脸谁忍得住啊。

    终于,寒天阳好不容易听懂了。但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一样,他居然不同意道:“不行。我绝不会这样做的。世人皆知我没有情丝,若强行与她双修的话,这和畜生有何区别。”

    沃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领悟了。

    况且,听这个话里面的意思是

    潋云舒无比吃惊的看着他:“师尊,您该不会”

    难道说,这男主目前还是个雏?

    说好的种马呢?!怎么转眼变成纯情正直小白花了?这并不符合原文里面的种马人设好吗。

    细思极恐,潋云舒壮着胆子问了一个放在原文里面有可能会命丧当场的问题:“师尊,您为什么要招弟子做接班人?而不自己和人生一个?”

    寒天阳虽然没有当场拍死她,但也没有正经回答她,敲她脑袋道:“笨蛋,我刚刚才说完,我没有情丝,谁要和我做道侣?你吗?”

    潋云舒愣了一下,旋即连忙摇摇头。

    寒天阳只是随口逗她的,此时脸色煞白,突然惨笑出声来,“没有人会想和我真心做道侣,即便有,那也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修为灵力罢了。也好,我也不稀罕她们。”

    男主你知道吗?你变了。

    这哪里是什么冷血种马人设,分明是走苦情路线的病娇啊。

    回归正题,

    “那现在怎么办?”潋云舒问。

    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干看着他难受吧。

    看别人痛苦难受,她自己也会跟着难受的好不?

    寒天阳靠在浴池边上,忽然对她微微勾了勾手指。

    潋云舒不疑有他,赶紧将耳朵凑了过去。

    下一刻,却听他对着自己有气无力的道:“会唱童谣吗?”

    额不会要她在这儿唱歌吧。

    还有,大哥您是缺爱吗?唱歌就唱歌,唱什么童谣。

    潋云舒搞不懂他要干什么,收敛着回道:“就会一点。”多了她可不干,又不给打赏。

    “一点也行。唱一个给我听听。”

    潋云舒满嘴哈气,搓着手道:“可是这里有点冷,会影响音质的。要不弟子去外面抱床被子再进来?”

    “行。”

    寒天阳同意后,潋云舒准备起身出去时,结果不小心脚底一滑,整个人直接向冰泉里面跌去。

    扑腾了半天,差点被冻成冰雕之际,忽然感觉后背被人一抓。

    脑袋露出水面时,出于求生本能,她下意识抓住他肩膀,快准狠的勾住了他的脖子。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