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惊悚狩猎[无限] > 挖坟掘墓
    试问,如果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墓地,周围还有数不清的丧尸从地底爬出来,怎么办?

    别慌,站在原地不要动,先点上一根烟,保持冷静。

    这样能死得比较有尊严。

    当然,以上言论不适用于天生有优势的猛男,譬如常肃;也不适用于战斗型特殊人才,譬如秦策;更不适用于黑榜出身的亡命徒,譬如凌橙暮。

    哦对了,还有成功傍上大腿的幸运女孩,譬如伍时玖。

    伍时玖此刻刚刚睡醒,正骑在常肃脖子上,扯着嗓子尖叫。

    “卧槽啊常哥,这么多丧尸怎么打?我刀还没了!”

    “不要怕,不要怕。”常肃结结巴巴安慰她,“你刀没了,可我电锯还……还在。”

    之前秦策在工厂递给他的那把电锯,鉴于对他来讲也不算沉,他就一直拎着,用得还挺称手。

    伍时玖双手勒住他脖子,像只树袋熊似的挂着:“那你保护我,拜托了爸爸!”

    “怎么就……就又,爸爸了呢?”

    “平时叫哥哥,危险时叫爸爸,客气一点总没错!”

    “……”

    这个时间点,粗略估计应该是凌晨四五点,月色淡去,远方天色蒙蒙发亮,白昼快要到来了。

    然而系统内的丧尸,不分昼夜,始终活跃。

    它们三五成群钻出土地的裂缝,腐烂的手脚在杂草间拖出血痕,它们歪着半边身子跃过一排又一排的墓碑,面目狰狞,动作迅速,犹如跑酷。

    凌橙暮站在其中一块墓碑上,稳稳当当的像在练杂技,盲杖被她舞出一片流光幻影,所到之处必定血肉飞溅,绝不落空。

    秦策站在不远处,正将甩棍的顶端,用力插进某只丧尸的喉咙。

    他平静抬眸,眼神在凌橙暮身上停留了一瞬。

    这种单靠听觉就能锁定目标的准确度,一般人是不可能达得到的。

    不得不承认,她是个暴徒,却也是个天才。

    谁知下一秒,凌橙暮猛然转身从墓碑跃起,锋利刀刃自盲杖上弹出,直取秦策正脸。

    秦策反手格挡,两人的武器相击,发出清越蜂鸣。

    凌橙暮收了手,墨镜下眉梢轻挑:“哦,是你啊。”

    “很难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可惜了。”

    碰巧这时,旁侧的一块墓碑附近,又有两只丧尸嗷嗷怪叫着,扒着石块钻离地面,张开血盆大口,作势欲咬。

    秦策将甩棍横在丧尸颈间,膝盖往腰部一顶,双手就势发力,硬生生把对方的脑袋给掰了下来。

    凌橙暮直接敲碎了另一只丧尸的脑袋,并将其一脚踹飞。

    她倒提着盲杖,悠闲走开。

    “凌橙暮。”秦策难得正正式式叫她大名,他缓声道,“走反了,这边。”

    她停住脚步,淡定反问:“哪边?不如你带个路?”

    他懒得跟她多费口舌,索性抓住她盲杖的另一端,往正确的方向一扯。

    然后她就莫名其妙被他拽离了原地。

    “你能慢点儿吗?尊重残疾人不知道吗?”

    “你现在倒把自己当成残疾人了?”

    “我本来就是残疾人,只是这不公正的世道和你们天杀的时空监察局,强迫我勇敢起来。”

    “的确,是个勇敢的暴徒没错。”

    “你也是个无情的走狗没错。”……

    两人一面合力解决着四边围上来的疯狂丧尸,一面开启嘲讽技能,还要抽空互相暗算几下,仿佛不这么做就不能表明立场,就不能显示出警匪势不两立的决心。

    而另一边,常肃背上背着行李包,脖子上骑着伍时玖,手里还

    拎着电锯,正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是从暴力街区成长起来的绝地武士。

    电锯滋滋作响,锯开成批丧尸的身体,残肢乱飞,那画面远比b级片更刺激眼球,这种身临其境的真实冲击,是常人想也想象不到的。

    伍时玖搂着常肃的脖子,努力把脑袋藏在他衣领里,避免污血溅一脸。

    她哀叹一声:“常哥,这墓地好像也没出口啊,我们要怎么出去?”

    “那不……不应该,系统总得给……给玩家,留条活路。”

    总不能系统打着选拔千分之一优秀幸存者的旗号,结果暗箱操作,咔咔全给故意弄死了,狗不狗?

    ……嗨,反正这系统从头到尾也没干过人事儿。

    伍时玖无意中一扭头,看见秦策和凌橙暮往这边走来,顿时像注入了强心剂,兴奋挥手。

    “秦执行官!这墓地没出口,你有没有好办法?系统不可能杀害公务员吧?”

    “所有人进入系统一视同仁,没有玩家和公务员之分。”秦策缓声道,“时空通道一关,我和你们是一样的。”

    “噢……”伍时玖深感失望,岂料抬头一看,凌橙暮正站在那,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橙姐,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啊?”

    “没什么。”凌橙暮敛去笑容,恢复严肃,“我这人情绪不稳定,偶尔悲伤,偶尔喜悦。”

    秦策冷漠投去一瞥:“她是妄想着,在系统内杀我不存在任何风险。”

    “呦,没想到你还会读心术呢?”

    “……”

    这话题太尴尬了,伍时玖甚至有种扇自己一嘴巴的冲动。

    是跟常肃待一起太久了吗?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听得常肃说:“咱们……还是商量一下,这怎……怎么出去吧……”

    “很简单。”凌橙暮告诉他,“既然出口不在地上,那肯定是在地下。”

    “地下?”

    “对,比如墓碑底下。”

    常肃和伍时玖齐刷刷往左看,再往右看,视野范围内全是阴森墓碑,鬼知道哪一块底下藏着出口。

    “那凌小姐,你……你的意思是……”

    凌橙暮的语气轻描淡写:“挖坟。”

    “?”

    凌橙暮其人,不愧是让首席执行官亲自抓捕的狠角色,能以一己之力拉高黑榜通缉犯的危险风评,没有她不敢说的,也没有她不敢做的。

    就像此时此刻,她正无视系统地形,挖坟掘墓,气势万千。

    常肃跟在后面,有一丝丝犹豫。

    “凌小姐,这墓碑可……可不能随便……”

    啪!

    凌橙暮挥舞盲杖,把一块挡路的墓碑击碎了。

    伍时玖提高音量:“橙姐!这算不算违反系统规则啊?”

    咣当!

    凌橙暮将盲杖卡在缝隙里,把另一块墓碑连根撬起。

    “……”

    意识到跟这位姐沟通是没用了,伍时玖忍不住求助秦策,顺便劝两句。

    “秦执行官,其实系统规则也没说不让挖坟对吧?这不能算干扰秩序,哪怕方法暴力了一点,但也是可以理解的哈?”

    回答她的,是甩棍击在墓碑上的猛烈钝响。

    秦策将一只丧尸生生从地底拖出来,随即把那块松动的墓碑踹倒了。

    他冷淡回眸:“什么?”

    “……没事儿,您忙您的。”

    伍时玖算看透了,大佬骨子里流淌着沸腾的血液,甭管是通缉犯还是执行官,惹急了全都一个样儿。

    连秦策都默认了这一方案,她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常哥!咱把那座坟给锯了!”

    常肃指了指前面俩人:“有……有他们在,哪还用……用得着我?”

    身为一个绝地武士,他迎来了坐享其成的春天。

    ……

    大约半小时后,又或者更久。

    总之东方既白,晨曦透过云层,黎明来临了。

    四人组几乎把整座墓地翻了个底朝天,有将近一半的墓碑都被连根拔起,配上满地的污血狼藉,这下彻底成了乱坟场。

    凌橙暮刚把盲杖的刀刃从一只丧尸身上拔出来,忽听伍时玖在那边喊。

    “找到了!这里有条暗道!”

    她转身,快步朝有声音的方向走,结果行至跟前,猝不及防的,地面开始大幅度震动摇晃。

    她像被某股浪潮抛向前方,恰好秦策正站在那块墓碑前。

    两人双双扑进了暗道。

    空间扭曲波动,系统地图再一次发生了变化。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