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大唐:我爹姓薛,就一火头军 > 041 要斩薛丁山
    “这是……”

    城楼之上,刚刚把马肉分发完毕,忽然看到敌军慌乱后退,薛丁山不禁再次愣住。

    刚才发生了什么,好像父亲只是报了名号而已。

    薛仁贵的名号,竟然吓退了三万大军!

    薛丁山瞪大眼睛,这怎么可能!

    “跟我杀出去!”

    不过这个时候,薛丁山也顾不上多想。将一块马肉填进嘴里,举起手中板斧就是一声大喝。

    吱扭!

    “冲啊!”

    随着城门打开,六千将士,跟着薛丁山冲出乌骨城,大喊着冲向敌军。

    “杀!”

    见状,薛仁贵嘴角一笑,手中方天画戟高举,一声暴喝,再次冲向敌人。

    “快跑啊!”

    “薛仁贵杀来了!”

    看到薛仁贵再次冲来,而且身后还多了一支军队,原本就惊恐不已的辽军,彻底丧失了斗志。旗帜、兵器丢了一地,只顾拼命逃跑。

    “不能跑!”

    “站住!”

    辽军老将拼命制止,但是可惜,根本没有人听从。

    “唉!撤退!”

    老将心中清楚,大军斗志已失,即使再多人马,也无济于事。一声叹气,只能组织军队撤退。

    辽军撤退,薛仁贵率军追杀,一直杀出去十里多,敌人已经跑远,此时也已经是深夜,这才停下收拢军队。

    “父亲!”

    薛丁山满身是血,兴奋的走到薛仁贵跟前,行礼说道。

    “我军已经打退敌……”

    “来人!”

    但还不等薛丁山说完,薛仁贵脸色一沉,就是一声大喝。

    “将薛丁山捆了!”

    ……

    三日后,白岩城帅府!

    在薛仁贵援救薛丁山之时,大军按照他的指示,一举拿下白岩城。

    占据白岩城,如同打开了辽东天险门户,薛仁贵将战线集体前移,改白岩城为中军所在。

    原本的白岩城将军府,现在的大唐征东帅府。

    薛仁贵端坐上面,背后薛字帅旗,薛金莲持剑立于身侧。下面以程咬金、尉迟恭为首,站着众将官。

    而薛丁山,此时被五花大绑,跪在堂下。

    “薛丁山!”

    薛仁贵脸色阴沉,大声喝问。

    “你可知罪!”

    “末将知罪。”

    薛丁山低着头,满腹的后悔。

    “我不该擅离职守,使得大军粮草被毁。更不该擅自调兵行动,使得六千人马险些覆灭乌骨城。”

    “看来你确实已经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但是可惜,知道的太迟了。”

    薛仁贵脸色越发严肃,又问一句。

    “如此大罪,你自己来说,我该如何处置你。”

    “……斩!”

    薛丁山略微犹豫,咬牙说了一句。

    “敢作敢当,倒还没丢了血性!”

    薛仁贵点点头,接着直接说道。

    “来人!将薛丁山拖出去斩首,以告三军!”

    “是!”

    随着薛仁贵一声令下,接着就有士兵上前,要把薛丁山拖出去行刑。

    “我看谁敢!”

    见薛仁贵真的要斩薛丁山,程咬金急了,连忙出列,把那两名士兵赶到一旁,接着护住薛丁山。

    “有俺老程在!我看谁敢杀我丁山侄儿!”

    “来人。”

    薛仁贵脸色严肃,沉声说道。

    “把卢国公拉开!”

    “得令!”

    门口涌进来一队士兵,冲上去便将程咬金摁住,

    然后从薛丁山旁边拽开。

    “你们这群兔崽子!竟然敢动我!放手!给我放手!”

    程咬金气的吹胡子瞪眼,但不论他怎么喝骂,那些士兵都无动于衷。

    薛仁贵治军极严,只要是在军中,他的帅令比圣旨还要管用!

    “仁贵!”

    程咬金毕竟年老力衰,一时间也无法挣脱,着急的冲着薛仁贵大喊。

    “丁山可是你的亲儿子啊!你怎么能杀他!”

    “犯下如此大错,累我三军,莫说我的儿子,就算太子,也照斩不误!”

    “你既然要杀他!为什么又犯险救他!”

    “哼,将帅无能,累死三军。我是不愿那六千将士,和这蠢材陪葬!”

    薛仁贵一声冷哼,接着再次说道。

    “将薛丁山拖出去,斩首示众!”

    “不准动我哥哥!”

    这边士兵刚要上前,薛金莲忽然冲下来,抽出腰间宝剑,又护住薛丁山。

    “爹爹!”

    紧接着,薛金莲噗通跪在薛仁贵面前,大声哭求。

    “你就饶了哥哥这一回吧。”

    “饶他?我若饶他,如何给这二十万将士一个交代。”

    薛仁贵依旧表情严肃,再次开口说道。

    “把大元帅拉开。”

    “谁敢!”

    见又有士兵冲向她,薛金莲持剑大喊。

    “我才是大元帅,我命令你们,不准伤害我哥哥!”

    “胡闹!”

    薛仁贵一声冷哼,接着抬手一弹。

    当啷!

    只听一声轻响,薛金莲手中宝剑被一颗石子打落。

    哗啦!

    紧接着,士兵一拥而上,将薛金莲也摁住拉开。

    “放开!放开俺老程!”

    “哥!哥哥……”

    与此同时,又有两名士兵上前,将薛丁山架起,准备出去行刑。

    “程伯伯……妹妹……”

    看着为了自己拼命挣扎的程咬金和薛金莲,薛丁山心中充满了后悔。

    但是可惜,正如薛仁贵所说,太迟了。

    “大都督!”

    薛仁贵竟然真的要杀薛丁山,其他将官回过神,连忙一齐出列求情。

    “薛丁山年幼无知,就绕了他这一次吧!”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求大都督再给他一次机会!”

    “求大都督开恩!”

    “你们……”

    看着最后齐齐跪下,替薛丁山求情的众人,薛仁贵略微迟疑,一声轻喝。

    “慢。”

    两名士兵架着薛丁山,已经到了门口,听到这话立即站住。

    “免了薛丁山死罪。”

    薛仁贵吩咐一句,接着笑笑说道。

    “我之所以饶他,并非因为众将官替他求情。军法无情,若是有人求情就能免罪,还如何治军。至于饶他的具体原因,待到大战结束,我自然会给三军一个交代。”

    “太好了!”

    “谢谢爹爹!”

    “谢大都督开恩!”

    不管怎么说,薛仁贵是饶了薛丁山,众人不禁面露喜色。

    “父亲……”

    原本已经做好赴死准备的薛丁山,也不禁一怔,激动的流下眼泪。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但紧接着,薛仁贵又是脸色一沉。

    “将薛丁山捆绑辕门外三日,以儆效尤!”

    <!--

    <b>

    </b>(活动时间:月日到月日)

    -->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