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雁晚饭只让夏荷准备了两个素菜。

    以防“生气”到不想吃饭的自己饿着,林玉雁提前让小厨房准备了一堆零食,各类糖糕糯米酥烤鸡翅小鸡腿齐上,在虞青寒返回轻菀院之前,林玉雁满足地吃到十分饱。

    看到秋语从院门口小跑而来,林玉雁一急,两三口把鸡腿上最后的肉包进嘴里,快速咀嚼着含含糊糊地催促夏荷:“快帮我把东西撤下去,顺便把窗户打开!”

    林玉雁一滋溜地从小几上跳起来,一边抖身上的糕点渣,一边掏出手绢,把嘴上的油光擦干净。

    等虞青寒回来,屋子里只见林玉雁捧了本书,专心致志地翻看着。

    秋语机灵,刚跑过一阵如今也不喘了,她按照林玉雁之前的吩咐,向虞青寒道了声好,便去小厨房拿晚饭。

    林玉雁就等这一刻,她捧书的手一合,两边书页啪地一声合紧。

    虞青寒进门就察觉气氛不太对,往常这时候,林玉雁该热忱地询问他修行进度,今天却没有。

    虞青寒听到合书的声音,走到屋中心的步子顿住,眼神里透露出些许迷茫地看向林玉雁。

    林玉雁直接开口:“今天我离开崇源阁的时候,爹爹说,你修行的进度过于急切,之前你不是已经答应过我,会好好奠基吗?”林玉雁把书一把拍到旁边的方桌上,努着唇,哼了一声,“说话不算数!”

    虞青寒一贯话少,林玉雁也不沉默地等他给自己答案,给了对方几瞬的思考功夫,她又开口:“虞青寒,你既然答应要保护我,就要好好修行,如果再这样急切突破,只会适得其反的。”

    她说完这两句就闷着脸不再开口,只等着虞青寒自我忏悔。

    然而等了半天,果然没等到对方吭声,倒是虞青寒纠结迟疑的视线,却一直没从她身上挪开。

    场面一度凝滞不动。

    也幸好林玉雁早猜测出虞青寒没这么容易松口。虞青寒表现地极听她的话,几乎不违逆她的意思,就算林玉雁让他出手揍路人,虞青寒也绝对不磕巴地就抡拳头上。

    但关于修行,关于变得更强一事,他却格外执拗。

    林玉雁后来想了想,觉得他执念能那么深,多半和最初林玉雁把他以强者自居有关系。

    也是这个时候,秋语及时赶回来,把一饭两菜端上桌,被林玉雁使了个眼色,秋语连着夏荷下去忙自己的事了。

    两人一同用饭何时这么穷酸。

    虞青寒一看菜色,脸色唰地白了。

    他连着三个月被林玉雁投喂,却没投喂成个胖子,身形高挑却偏瘦,只是脸上多挂了点肉,不过在惨白脸色的衬托下,那点刚养出的奶膘瞬间没了存在感。

    林玉雁本来做好准备,今晚虞青寒不松口两人就冷战,结果一看这架势……

    “呃,其实我吃了。”

    林玉雁觉得自己好没用。

    虞青寒的脸色并没有恢复,唇色抿到泛白,黑眸深深地看着她。

    “真的。”林玉雁从座位上站起来,有些心虚地伸出手,一条一条地拨拉,“你来之前,我吃了一整盘糖糕和糯米酥,一大碗鲜乳,五个烤鸡翅,两个大鸡腿,还有清爽的小菜,吃得饱饱的,真的……你别不信啊。”

    林玉雁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极为认真地……解释。

    “真的?”虞青寒小声松口,不怎么确信的样子。他之前没觉得晚饭是林玉雁留在他的,还以为……以为是因为自己修行的事,林玉雁不愿再和他一起用饭了。

    虞青寒慢慢松开紧抿的唇,停滞的心跳才好像重新找回了该有的频率。

    在意识到林玉雁在推开他的一瞬间,虞青寒说不出究竟是什么感觉。

    像是头顶的天坍塌了一块,他的灵魂被砸穿在地,定定地,混沌又彷徨。

    林玉雁却是连连点头:“当然是真的!”

    她拉着他的手腕把人推到饭桌前坐下,自己跑到另一边:“虞青寒你快吃,两个菜是不是有点少,不然让秋语再去添两个菜,你说怎么样?”

    林玉雁笑脸迎人,热情的不得了,俨然忘了今晚的主要目的。

    虞青寒捏着她递到手上的筷子,因为和她有所接触,心口的压抑在一点点消散,他迟迟没动,看了看简陋的菜色才弱说问她:“雁雁你吃饱了吗,要不要再吃一些?”

    “不,不用了。”她看着虞青寒期待的眼神,“要不然,等你吃完饭,陪我再吃些糕点吧。”

    这一小会儿的消化时间,也只够她再多吞点喜爱的糕点。

    虞青寒得了答案,脸上的血色渐生,总算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微笑。他笑时两边唇角向上翘起,左右的弧度一致,笑容仍是淡淡的,林玉雁却能从他的表情里读出安心和喜悦。

    到了这会儿,林玉雁才真真松了口气。

    和虞青寒冷战解决问题这一对策被她毫不犹豫抛到一边,她早该想到的,自己根本扛不住虞青寒无辜惨白式打击。

    加菜一事自然不了了之,等林玉雁想起来,只能利用糕点来弥补,不过有了这段时间的清醒期,林玉雁总算回想起来还要解决他修炼只求速一事。

    两人转战到了专门吃糕点的高脚椅上,中间隔了方形高几,林玉雁把糕点分给虞青寒,一边分,一边思索该怎么开口。

    “雁雁。”虞青寒突然垂眸,“你不用担心我。”

    林玉雁还在准备开口措辞呢。

    虞青寒又说:“府主提醒过我,修行速度不宜过快,我不是没有听进去。只是我觉得,这样的修行速度,才和我从前一致。”

    虞青寒的前一句,林玉雁内心还在小声吐槽,到了下一句:“!!什么意思?”

    从前?难不成虞青寒想起来了?

    虞青寒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林玉雁只听他说:“我虽然没有以前的记忆,但很多感觉并没有消失。”他抬起头,黑眸里有亮光,“我觉得,自己以前修行过,而现在这种速度,并不快。”

    虞青寒的的每一句话的很坚定。

    林玉雁呆呆地往嘴里送了一块糕点,嚼了几下才反应过来,眸光一闪:“你的意思是,你从前就是个天才,所有这才是你正常的修炼速度,按照现在这种速度修炼,根本不会出事?!”

    说完,林玉雁的脑子又疯狂转起来。

    虞青寒是个天才非常容易接受!

    系统074从前可是说过他是个艰苦环境里成长出的强者,能在恶劣艰苦的环境里一鸣惊人,领悟力感知力强到超出一般,很好说通。林玉雁自己虽然没法修行,脑补思索一下事情的合理性,瞬间便接受了。

    虞青寒被她激动火辣的目光看得耳朵泛红,低头也咬了一口糕点,说道:“我也不算是天才,只是不会出事是真的。”

    一个月前,虞青寒因灵气运转模式和修行功法与他下意识的修行方式有异受困,不过如今,他已经能很好地将脑中下意识的修行方式和当前模式剥离开,想来是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林玉雁不管他是不是过于谦虚,得了这句话彻底安心。

    她拍拍胸脯,当即决定明日再去一趟崇源阁,把虞青寒是修行天才,修行速度赶超常人乃正常事,告诉爹爹。

    如此想完,林玉雁吃糕点的好心情再度提升。

    当晚,她抱着虞青寒很快就能一跃成为最强者,帮她手撕坏人,揍人顺利开拓前路的美梦入睡。

    没想到第二日,当林玉雁兴致高昂向爹爹说出自己的见解,林启禛的脸色肉眼可见地黑成了一块炭。

    林玉雁脖子一矮,有点不敢看。

    “胡闹!”林启禛一挥袖子,看着女儿缩着个小鹌鹑的可怜样不忍心骂,但被气的不轻,脸色黑里泛上了紫,他连吸了两口气,才勉强按下情绪。

    “雁雁你可知修行一行讲究循序渐进厚积薄发,他虞青寒即便再是天才,前期基奠薄弱,后续修为愈是高深,需要耗费的前期积累愈多。他这样下去,不到元婴期,必再破不出瓶颈!”

    林玉雁抬出半截脖子,偏头小心看了眼隔音结界外专心打坐的虞青寒,不放弃地又补了句;“可是,万一虞青寒是例外呢?说不定他就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可以快速修炼呢,而且爹爹,他从前也是修士,说不定还很强,这样快速提升到从前的水平,一点也不奇怪好不好?”

    林玉雁尽量把所有想法都说成自己的意思,爹爹就算恼了骂人,怒火也不会喷到虞青寒身上。

    而事实上,林启禛快要被她的执拗和天真给气晕了。

    想他带了五个弟子,大弟子林颂和入门已近二百年,哪个弟子修行期间不是恪守本分,一步一稳地走在修行的路上,没想到如今要载到自己亲女儿的手里。

    林玉雁也察觉出爹爹脸色越来越难看,怕把他气出个什么问题主要是担心爹爹小心眼起来对付虞青寒,林玉雁秒变脸色,化身小甜心。

    “爹爹,我是不是说错了?”林玉雁嗲着声撒娇,嘴巴一瘪,委屈到眼泪快要掉下来。

    林启禛把人疼到骨头缝里了,黑紫的脸色瞬间恢复正常::“没有没有,雁雁说得都对,是爹爹没解释好,是爹爹错了。”

    林玉雁眨巴眨巴眼睛,轻轻抽泣了一下。

    林启禛后悔地脸色都扭曲了,他也不管林玉雁说得对不对了,长袖一展,平地上立马出现一个小茶桌和前后相对的两个座椅,桌面上摆满各种糕点糖果,好好的训诫会陡然变成了茶点会。

    林玉雁看到茶盏上各式自己喜欢的糕点,破涕为笑,吃起来。

    林启禛提起的心总算放平,他陪着吃,温声解释:“雁雁你没修行,不知道修习一道的深浅。修仙不同于妖修和魔修的前期进展迅速,如非遇到极大造化,过快进阶,只会耗去后半生修行的全部运气,修行到中途,停滞不前。”

    林玉雁吃糕点动作一顿:“爹爹你是说,只有妖修和魔修才可能……”

    她的心咯噔了一下,一个不太好的猜测在脑中形成。

    林启禛点头,耐心地给她说到有关妖、魔、仙,三道的不同。

    林玉雁越听心跳越快,林启禛话说到一半,被她仓促打断:“那若是有魔修中途改修仙途,会,会怎么样?”

    “修魔改修仙?”林启禛笑起来,“这不可能,入魔道易,出魔道却难,一将入魔,便已抛弃原身,剔除魔骨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雁雁你别胡思乱想。”

    林玉雁胡乱点点头,脑子里乱糟糟的。

    爹爹认为不容易的事,在系统的辅助下,就不是件难事。

    毕竟,系统074可是连时空转换、助人重生的事都轻松办到,为了让虞青寒融入修仙界,给他换掉魔骨毁去修为,比较起来根本小菜一碟。

    索性,这种事情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

    林玉雁刚松一口气,又窘迫起来。

    可这件事情说通,本质的问题又冒了出来——她还是没解决虞青寒追求急速进阶的问题啊!

    林启禛像是猜到她的疑虑,轻咳了一声:“让虞青寒快速进阶也不是没办法?”

    林玉雁眼前一亮。

    林启禛:“半年后有一场试炼幻境,他可以参与其中,若他真的有幸获得重宝,也算是场造化。”

    仙灵界的试炼幻境十年举办一次,届时三大仙府坐镇,分选弟子进入幻境之中。

    幻境中灵气充盈,催生宝物,而每十年幻境里会催生出一件核心宝物,宝物支撑着幻境的开启闭落,相应地,极难得到。

    林启禛这么说,不过是帮着林玉雁找个台阶下,反正无论是否找到核心宝物,只要进入幻境试炼一遭,心境和实力都会有巨大提升。

    林启禛看着女儿的脸上腾升出喜悦的亮光,心上的大石总算落下。

    而林玉雁真正喜悦的,却不单单是能够进入试炼幻境。

    空间中转站里,系统给她看的书里,明明白白叙述出幻境里的宝物最终由苏晚莹获得。

    虽然林玉雁不记得获得宝物的细节,苏晚莹三大光环在手,宝物唾手可得,到时候,她和虞青寒跟着苏晚莹,手中夺宝不就得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