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可爱你前面都订阅了吗?陈忘:“干什么?偷看我啊?”

    孟殊苒:“……”

    谁知道你就坐在幕帘后面啊!

    孟殊苒走上前,将蛋黄酥的袋子递到他面前,“我来给你送蛋黄酥。”

    陈忘打开盒子,又狐疑地问:“这回不会齁死吧?”

    他拿起蛋黄酥咬了一口,松软酥甜,和之前吃的味道一模一样。

    至此他终于确定,原来之前那么多次送蛋黄酥的人真的是她!

    他的心情顿时好了几分,边吃边问:“怎么想到去音乐节看我的演出?”

    孟殊苒一愣,谎话张口就来:“朋友买的票,临时有事,让我去了。”

    难道要说,开票那天,她守在电脑前,掐着点进去抢票,结果网站卡顿,再刷新已经售罄,她费了好大功夫才从黄牛那买到两张票吗?

    “哦?”

    尾音上扬,眼尾弯起,陈忘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真为你这个朋友遗憾,没看到我那么精彩的表演。”

    “……”

    孟殊苒看着他,很快又无措地移开视线。想了想,终于开口:“我该走了。”转身便要离开。

    一个蛋黄酥正好吃完,陈忘拿纸巾擦了擦手,声音追上她的脚步,“没记错的话,我今天早上刚帮了你一个大忙。你不会想用两个蛋黄酥就打发我吧?”

    孟殊苒停住脚步,转身。

    她望向陈忘,神色紧张,生怕他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你别这么紧张。”他一眼看穿她,“怎么着也得请我吃顿饭吧?”

    闻言,她蓦然松了一口气。

    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两人已经几年没联系了,如今他还能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呢!

    孟殊苒,清醒一点。

    她定了定心神,应下:“好,你选时间。”

    陈忘说:“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你先在隔壁坐一会儿,等我录完歌。”

    孟殊苒被男人推回休息室,厚重的隔音门关上,休息室和录音室被重新隔开。

    她站在原地,哑然失笑。

    陈忘压根就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就这么肯定她今晚有空?

    但到底是受人恩惠。如果现在一走了之,未免有些狼心狗肺。

    也罢,不过是一顿饭,吃完就一拍两散。

    孟殊苒乖乖地在沙发上坐下,随意地翻看着手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太阳西沉,天光渐渐有了暗色。

    直到门外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

    她打开休息室的大门,过道上,是行色匆匆的花轮。

    “怎么了?”她拦下花轮。

    花轮说:“忘哥吃坏了,吴医生说他得了急性肠胃炎。”

    孟殊苒微微吃惊,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花轮继续解释:“吴医生刚拿血去化验了。要不你跟我去看看忘哥吧?”

    她愣愣地点了点头,“好。”

    孟殊苒跟着花轮转过一个拐角,走廊尽头是另一间休息室。

    门内,陈忘正半卧在床上。

    那张精致的脸此时惨白一片,虚弱,憔悴,看来确实病得不轻。

    见了她,陈忘立刻说:“孟殊苒,你这是谋害大明星啊,知不知道?”

    她呆住,想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因为我做的蛋黄酥?”

    “可不是!”他斩钉截铁地说,“除了蛋黄酥,我什么都没吃。”

    蛋黄酥的原料是这周刚买的。

    下午做好的时候,孟殊苒还尝了一个,也没出问题啊。

    不过陈忘的肠胃确实不好,以前就常犯肠胃炎,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三天两头的跑医院。

    她心里有点内疚,默默地给陈忘倒了一杯热水,“先喝点热水吧,会舒服点。”

    一杯热水见底后,陈忘的唇稍稍有了点血色。

    就在这时,花轮慌慌张张地推门而入。

    方才花轮将孟殊苒带到休息室后,就识趣地离开了。

    此时短短几分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见他神色紧张,连声音也变了调:“忘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陈忘忙问:“怎么了?”

    花轮:“我家的狗丢了!”

    陈忘闻言,神色也变了,“肉干丢了?”

    肉干是花轮家养的边牧,听话又可爱。

    花轮点点头,垂着眼眸,“刚才我妈给我打电话,说肉干早上忽然跑了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妈妈那么大年纪了,这条狗就是她的命。现在她都急疯了……”

    孟殊苒闻言,安慰道:“早上到现在还不算太久,也许它还在家附近……”

    陈忘催促,“你赶紧去找找。”

    花轮看了眼孟殊苒,又看向陈忘,面露难色,“忘哥,我走了,你怎么办?你这还生着病,得有人照顾啊!”

    “我没事,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你快去。”陈忘顿了顿,又开始胡言乱语,“要是不小心死了,你回来替我收尸就行。”

    说得那么惨,倒真像是没人管没人顾的可怜孩子。

    闻言,孟殊苒微微拧起一双秀眉,似在思考。

    如果此时她提出来留下照顾陈忘,似乎有点诡异和唐突。

    但毕竟事出有因,到底是因为她做的蛋黄酥,总不能冷漠地袖手旁观吧?

    她这么想着,于是开口对花轮说:“你去吧。”

    花轮和陈忘同时转头看她。

    孟殊苒的耳后有点红,却还是故作镇定地说:“我留下来照顾……你老板。”

    她顿了顿,终于想出了个准确的措辞。

    花轮不敢置信,好一会儿又将视线转向陈忘,“忘哥,这,可以吗?”

    陈忘没回答,只是轻轻抬了抬下巴,“你快去找狗吧。”

    “谢谢孟小姐!谢谢!”花轮一脸感激,“那忘哥,我先走了。”

    花轮离开时贴心地带上了门,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

    两人谁都没说话,一时之间陷入一种诡异的沉默。

    孟殊苒站在床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她暗暗懊恼,自己怎么会脑子一热答应留下来照顾陈忘呢?

    现在应该做什么?或者说什么?他不是很健谈吗?怎么也不说话?

    此时的陈忘正在思考如何开口。

    毕竟孟殊苒主动提出留下来照顾他,实在是出人意料。

    前几天在片场重新遇见,他才想起来两人已经分开五年了。

    原来已经五年了吗?那些回忆为什么好像就在昨天?

    五年的时间,许多事情已经改变。

    比如她和路旻恋爱、分手,情场里又走了一遭。

    她已经向前看了,而他,却还在原地停留。

    二十六年的人生里,孟殊苒是唯一和他有过交集的女孩。

    即使分开了这么久,依旧让他念念不忘。

    她究竟有什么魅力?

    陈忘抬起琥珀色的眸,看向她。

    无辜杏眼,樱桃红唇。左边的耳垂上有颗小小的痣,似勾人的盅,曾让他疯狂地亲吻无数次。

    视线向下,是灰色毛衣加牛仔裤,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身衣服,却依旧难掩她身上的明媚。

    或许就是这种明媚,才让他在日日夜夜的反复回想中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辗转难眠。

    这辈子,真是栽在她手上了。

    陈忘心中有万千的情绪,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见女孩垂着头,他朝她打了个响指,开口道:“扶我起来。”

    孟殊苒立刻上前,扶他坐起来。

    他整个人懒散地靠在床头,手臂架在床沿,漫不经心地说:“渴了。”

    孟殊苒立刻给他倒了杯水,他喝了一口,又说:“冷了。”

    女孩又赶忙去调高了房间内空调的温度。

    看起来,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她尽心尽力,听话乖巧,确实是照顾病人的态度。

    折腾了好一会儿,孟殊苒终于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陈忘摇摇头,“不太好。”

    她望过去,解释道:“抱歉,我也不知道那个蛋黄酥怎么就出问题了。”

    对于她的歉意,陈忘没什么表示,只是招了招手,“过来,给我按摩。”

    啊?

    孟殊苒呆住,半天没动,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陈忘依旧一副慵懒的神情,抬起一条手臂,“不是觉得抱歉吗?给我按摩就原谅你。”

    女孩迟疑了几秒,到底是没拒绝,走上前给他捏起了手臂。

    “上面点儿。”

    “下面点儿。”

    “用点力。”

    “哎,这就对了。”

    全程,陈忘像个大爷,指挥着她这个按摩小妹。

    一会儿捏捏手臂,一会儿捏捏肩,后来竟然还捶起了腿。

    他很是享受,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孟殊苒毫无怨言,谁让她的蛋黄酥把他害成这样呢!

    半小时后,一名戴眼镜的男人走进休息室。

    他边走边说:“忘,我刚拿到了验血单,总体上没什么问题。”

    孟殊苒心想,看来这就是花轮口中的吴医生了。

    吴医生见了她,也不惊讶,转头继续对陈忘说:“你呀,就是最近总熬夜,人太累了,身体受不住,所以才会头晕。多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嗯?不是肠胃炎吗?怎么还头晕了?

    孟殊苒一脸迷茫地看向吴医生,关切地问道:“他的肠胃炎不要紧吧?”

    吴医生有点懵,一时口快:“肠胃炎?谁得肠胃炎了?”

    孟殊苒:“………………”

    陈忘想拦下吴医生已经来不及,他拼命地给吴医生使眼色,偏偏吴医生不解风情:“你怎么了?是不是眼睛不舒服?”

    陈忘:“………………”

    吴医生啊,你真是坑死人不偿命啊!

    孟殊苒恍然大悟,神色复杂地看向陈忘。

    原来不是吃蛋黄酥吃出了肠胃炎,而是因为熬夜太累导致的头晕。

    枉她内疚了这么久,还当了这么久的按摩小妹,到头来不过是一场骗局。

    那边吴医生还在滔滔不绝,嘱咐他接下来不能再熬夜,要注意营养。

    而陈忘已经从女孩的眼神里感受到了冷冰冰的刀子。

    这没眼力见的吴医生,把他辛苦筹划的卖惨大计弄得支离破碎。

    这以后,他还怎么在孟殊苒面前立足!

    陈忘想了想,幸好他还有剧本,只能继续卖惨。

    他按着太阳穴,皱起眉头:“哎,头好晕,感觉天旋地转的。”

    吴医生说:“那你赶紧躺下来休息吧。”

    就在这时,一旁的手机铃声大作。

    陈忘一眼扫到屏幕上花轮的名字,装死没动。

    孟殊苒提醒他,“你手机响了。”

    他道:“我头晕,不接了。”

    吴医生和陈忘是旧相识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忍不住说:“我帮你接吧。说不定是有什么急事。”

    闻言,陈忘立刻抢过手机,“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他盯着屏幕,犹豫了一两秒,终于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花轮的声音犹如洪钟,从听筒里漏出来,响彻整个房间:“忘哥,你那边怎么样了?我现在能回来了吗?我这狗是找到了还是没找到啊?”

    孟殊苒:“……………………”

    陈忘:“……………………”

    这一刻,陈忘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猪队友了。

    工作室后面有个人工湖。

    正是春天,湖边桃红柳绿,木栈道蜿蜒向前,颇有种工作室后花园的感觉。

    暴雨后,木栈道吸了水,此时走在上面,时不时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微风吹过,树梢上有雨滴落下来,陈忘伸手挡在了孟殊苒的头顶。

    却还是有些许雨滴落在她的睫毛上,灯光落下来,像是珍珠,滋润她温柔的眉眼。

    “陈忘。”几分钟后,孟殊苒忽然开口唤他。

    “嗯?”陈忘侧头,望向她。

    “《永恒记忆》那部电影我选上了。”

    陈忘不动声色,“哟,不错啊!”

    孟殊苒看他,男人的侧脸在幽暗的夜色中显得更加瘦削,线条也更加锋利。一点碎发飘在额前,上面落着几滴雨。

    她咬了咬唇,好一会儿又问:“是因为你吗?”

    “你觉得呢?”

    孟殊苒不答,只说:“火哥说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是你,那天在车里又恰好看到电影剧本,我想总不会这么巧吧?”

    她心中早已猜出是他,如今只不过再一次求证。

    “你觉得自己试镜时表现得如何?”他问。

    “还不错。”

    “喜欢这部电影?”

    “非常喜欢。”

    “有信心胜任这个角色?”

    “有。”

    一连串的提问后,陈忘忽然笑了,“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疑问?”

    孟殊苒愣住,一时半会儿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陈忘道:“黎树行导演一向用人唯贤。你要是没有实力,即使我去费百般口舌,恐怕也是于事无补。既然选了你,那就说明你有过人之处。你要是担心他人闲言碎语,大可以用实力让他们闭嘴。”

    她不担心他人的闲言碎语,只是怕陈忘为难。

    怕陈忘是为了她,而动用了自己的关系,助她拿下这个角色。

    如今,陈忘三言两语打消了她的顾虑,心里稍稍释然。

    孟殊苒垂眸。

    对她来说,这部电影确实是来之不易的好机会。

    如果她能好好把握,未来不说一步登天,但路肯定会比现在顺很多。况且,她是真心喜欢这个故事。

    在这个故事里,女主角在理想和现实中反复挣扎。那样的处境和她现在有点像,她感同身受。这个角色,几乎就是为她而设。

    陈忘说:“你要是拒绝这部电影,我认为只有一个理由。”

    “什么?”她看向他。

    陈忘转头,“你不想跟我一起演。”

    她低声说:“不是。”

    “哦?”陈忘轻抬唇角,笑得很浑,“那你想跟我一起演?”

    孟殊苒脸登时红了,结结巴巴地说:“不是……是……”

    越说越乱,越乱越急。最后她索性瞪着他,不再说了。

    陈忘见状,清朗地笑了两声。

    夜色越来越深,空气里散落着雨后的清香。

    孟殊苒今天穿的鞋是小细跟,几步后,鞋跟忽然卡在了两条木板的中

    ter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

    ter间。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