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被小侯爷看上以后 > 第 34 章
    暴雨中,泽兰踩着台阶踏踏往下,将手中的油伞撑过谢倾头顶,“小侯爷,快进来吧,我家娘子愿意见你了。”

    她怕谢倾有个好歹,急着要带他进去。谁知正要往回走,谢倾却忽然往下一跌,整个人险些嗑在石阶上。

    “小侯爷?!”

    “没事没事,死不了。”谢倾不让她扶,就可怜兮兮地揉着自己后腰,面色苍白,“你家娘子有没有说愿意和我说多久的话?”

    泽兰想了想,“……半刻钟?”

    谢倾垂头,“那我还是继续站着吧。”

    “一刻钟,一刻钟!”泽兰连忙改口,都快哭了,“小侯爷您就别为难婢子了……”

    她来时已经吩咐小丫头们把水烧热,只待谢倾沐了浴,就引他去见许文茵。

    室内隐隐冒着水气,泽兰拿衣服进来,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他要不要人伺候,才刚一开口就被谢倾回了句“不麻烦泽兰姐姐了”。

    泽兰哪儿能想到自己还能被谢小侯爷叫姐的,登时没话再说,放下衣服出门等他。

    实际上谢倾在西北领兵打仗时身边也没有一个下人伺候,他做这些事早就做习惯了。

    如今就是在镇北侯府上,谢倾身边也同样没有伺候的婢女。就一个小厮,还整日被他使唤来使唤去的跑腿。

    谢倾从沐浴间出来时散了一头湿发,用帕子擦了擦也差不多快干了。

    他随手拿发带扎了个马尾,便随泽兰去见许文茵。

    许文茵总不能在卧房见人,就挑了个小书房坐在里面等他。

    谢倾进来时,她正翻着手里的书册,并没抬头看他。

    谢倾只好静静往前挪了几步,动作不像往常那样大摇大摆。烛火照耀下,他的影子投射在许文茵的书上,叫她看不清书了。

    “小侯爷要和我说什么?”许文茵抬起头,看他站在门边,异常安静,便道:“说完了,就请你回去。”

    她的态度比之前在行宫时更加疏离冷漠。

    谢倾似乎在想怎么开口,手指尖在腰间白玉坠上摩挲了半晌,说:“我能坐下来说吗?”一顿,没忘记拧拧眉头,“站得太久……腿疼。”

    许文茵抿了抿唇,不禁松口,“那你坐吧。”

    谢倾这才缓缓挪进屋内,挑了张离她不远不近的雕花椅坐下,全程静悄悄的没发出一点声响。

    “你有什么事,说吧。”

    谢倾轻眨长睫,看着她,“我知道二娘子为什么不愿见我,也知道,你生气是因为厌恶被人欺瞒。”

    “我扮成谢九,说自己有个双生哥哥,是为了让你能放下戒心。我不知道为什么二娘子那么怕我,一直躲着我。所以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个法子最稳妥了。”

    “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果你怕谢十三,那我就扮成谢九,扮到你不怕为止,或者,扮一辈子都可以。”

    他声音低落下去,有点可怜,“不为了什么,就是想多和你说说话而已。”

    许文茵皱起眉,把目光从他的神情上挪开,“我和小侯爷在那之前从未有过只言片语,凭什么就是我?”

    “你真的用不着再骗我。”

    “我没有,”谢倾解释,“我没有骗你。”

    “你不知道,你刚回长安的那一天,我就在许家府门前看见你了。只是你没看见我。一瞬间,有个声音从我心里窜出来,在我耳边不停地说,是你了,只能是你了。”

    许文茵根本不信他这一套,“你这不是诡辩吗?”

    “是,或许是诡辩,”谢倾说,“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顿了顿,依旧在看她:“我从小就和同龄人不大一样。他们在乎的,我觉得幼稚,他们喜欢的,我嗤之以鼻。我就觉得这些人,都挺没意思的。”

    “再大些以后,我必须易容才能出门,才能见人,我就越不想和人接触。我发现自己很孤独,只要这层面具还戴在我脸上,我就永远是孑然一身。等到做成了想做的事,那时,我要么死,要么就会变得再也不是我自己。”

    他的嗓音一点点沉下去。

    “但说到底,我连‘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也不清楚。”

    “所以我偶尔会想,如果有人能知道‘我’到底是什么,能和我无话不谈,能和我一直在一起,那这无聊又乏味的日子得多有意思。你能明白吧?你也很孤独,你心里藏着很多没法和任何人说起的事。”

    “你看我俩这么像,我想和你多说说话,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对吧?”

    一边说,谢倾一边注视着许文茵。

    他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番不像是谎言的话,只能说:“这种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

    “我知道,”谢倾说,“我好多次都在想,干脆把我的事都告诉你。不管你知道以后会对我怎么想,我都无所谓。但我的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释清楚的。”

    “所以我想,终有一天我会告诉你的,等到一切都结束以后。”

    “可……”

    “你之前说,要我相信你。那你也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许文茵不答,只垂着眼帘不想看他。

    谢倾说的话,也是她在想的事。她知道的,比谢倾想象中的还要多。如果她把这些事都告诉了他,那他还能像现在这样对自己么?

    许文茵心里没底。

    她沉默的间隙,谢倾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走到许文茵面前,还没说话,许文茵将眼一闭,“谢倾,你——”

    “我不走,”谢倾眼巴巴地道,“如果不行,你告诉我为什么不行,你不说我就不走。”

    “我知道很多……”许文茵咬了咬唇,“很多没法用常理解释的事,你听了不会相信我的……”

    “那你不说,怎么会知道我不相信你?”谢倾弯着腰,几乎蹲在地上,以一种由下往上的视角可怜巴巴地望着许文茵,“你说什么我都信,你说你不是人,是下凡来历练的天女我都信。”

    不管她说什么,事到如今,谢倾都不会惊讶。

    许文茵还没见过他这般无赖的模样,又气又急,“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我不起,”谢倾说,“你今天不答应我,我就不起来。”

    “你先起来!”

    “我不想起,你都不说一说就觉得我不相信你,我难过得想死了。”谢倾扁着嘴,委屈又可怜。

    “你!”

    许文茵咬住下唇,内心很挣扎。

    她想了很久,也沉默了很久,谢倾很乖,安静地等她开口。

    终于,她压低声音,试探性地说:“那……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你问吧。”

    “你……会不会杀了秦追?”

    话音坠地,谢倾的背脊明显滞了一下。许文茵垂在两边的手缓缓攥紧。

    谢倾那副可怜的神情开始消失,他定定看着许文茵,越是这样看着她不说话,许文茵的内心就越是沉重。

    她就知道,他不会相信她的。

    “谢倾,你回去……”

    “你喜欢秦追?”

    ……

    ……?

    许文茵茫然地抬眼与他对视,谢倾依旧蹲在她身前。见她视线看过来,又问了一遍:“你这么关心他死不死的,你喜欢他吗?”

    这是哪儿跟哪儿的?

    “我……”

    “你如果喜欢他,那我或许会杀了他。”

    许文茵不由一僵。眼前的谢倾,眸色微沉,她知道这不是开玩笑。可奇怪的是,这句话里并没有多少杀意。

    “……那你的意思是,你本来没打算杀他?”她换了个方式问。

    “当然了,我杀他干嘛?”

    “但现在又有点不一样,”他看着许文茵,“你先告诉我,你喜欢他吗?”

    “不,当然不喜欢。”许文茵回得很干脆。

    梦里的自己如何,她不知道,但现在的自己对秦追仅仅只是出于同情。

    谢倾的眸光随着她的否认轻轻闪烁,他说:“那我现在已经回答过你的问题了,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许文茵的心跳得很厉害,但又沉沉重重,她嗓子像糊在了一起,不知怎么答话,“你今天先回去,好不好?”

    “不好,我不走。我今天来了就没有回头的打算。你不知道这些天能和你说话我有多开心,现在你不理我还要赶我走,我还怎么开心,我难过死了。”谢倾看上去实在可怜极了。

    许文茵拿这人没办法,可她不想让自己心软,只能扭头,打算唤泽兰进来轰人。

    就在此时,自外忽然传来“轰隆——”的一阵惊响,仿佛撼动天地,二人脚下都晃了晃。

    “怎,怎么回事……娘子,娘子你没摔着吧?”外面响起婢女的声音。

    许文茵一顿,循着声音看向窗外,遥远的天际边,皇城上有火光窜出,直直冲上了云端。

    “怎,怎么回事……”

    “开始了吧,不过,比我想得要早了些。”谢倾也在看外面,低垂的眸中染着幽深的冷光,哪儿还有半点方才的可怜之色。

    恐怕眼下的状况和梦里谢倾带兵破城时是一样的。严太后火急火燎赶回宫就是发现自己被人下了套了。可是也来不及了。这一切都是早已策划好的请君入瓮的戏码。严太后插翅难逃。

    可是幕后主使的谢倾如今人还在她这里,那宫里那边到底是——

    “阿茵。”

    谢倾看她僵在原地,小心翼翼往她身前又挪了几步,见她没躲,试探着抓住了她垂在两边的手。

    冰凉的体温一下子传了过来,谢倾一转手腕,将那只小小的手拢在掌中,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仿佛在哄她。

    “我把我的所有事都告诉你。”

    “你跟我来,好不好?”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