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那些花儿 > 第 27 章
    陆毅凯早上醒得晚,给梁思思发了个短信过去,问她起没起床,没等来她回复,就先去洗漱了。

    等他刷完牙洗完脸抹着头发拉开卷帘门的时候,发现卷帘门外站着一个人。

    背着光,他看不清楚,可那双熟悉的杏儿眼却让他一瞬间明白过来来者何人。

    他侧过身,让李若楠进来,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阿姨你好。”

    李若楠没应他,铺子里很乱,没下脚的地方,陆毅凯用脚踢出一片空地,又去搬了条靠背凳,放在进门的右手边。

    李若楠没坐,连客套都没有,直接开门见山,“我今天过来找你,确实有话对你说,你也不用客气了,我过会儿还得去单位,话不多,说完就走。”

    “我不同意你跟我女儿在一起,以前不同意,现在不同意,将来也绝不可能同意。”

    陆毅凯眼底的淤青清晰可见,他这两晚陪着梁思思发短信聊到很晚,明显的睡眠不足。

    工具架上有包烟,是他昨天随手搁上去的,陆毅凯忍了忍,没去拿,李若楠的话说得毫无转圜,他没接。

    陆毅凯去楼上拿了个水杯,在水龙头下洗干净,倒了杯热水,放在李若楠不愿坐得凳子上,漂亮话他说不出来,梁思思那儿他不会放手,可是当着人家妈妈,他解释不明白,也不愿解释,梁思思这才大一,还有漫长的三年半,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李若楠到底比陆毅凯虚长二十多岁,看了眼他的模样就知道他不置可否,她来得路上就想好了加得砝码,为了拆散他们,她只能做一回恶人。

    “你也知道,我们家思思有青梅竹马的男朋友,他们从小在一块儿长大,据我所知,他们初中就在一起了。”

    陆毅凯终于忍不住,拿了工具架上的烟点燃。

    烟雾袅袅中,李若楠皱起眉头,她最讨厌烟味,梁明诚在她的严格监督下,从不抽烟。

    她用手扇了扇烟雾,陆毅凯抬眼看了看她的动作,刚刚胸口的烦闷下去了些,他把大半截烟掐灭,烟屁股扔去垃圾桶。

    可李若楠接下来的话让他更加崩溃,几乎溃不成军。

    梁思思长得很像妈妈,特别是一双眼睛,圆圆的,眼角弯弯,又单纯又妩媚,陆毅凯钟意得不得了,可他今天突然发现,一模一样的眼睛,长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却能让他烦躁不堪,浑身细胞都叫嚣着不耐烦。

    “我的女儿,我从小养大,再清楚不过她的性格,她被我保护得太好,所以做事情犹犹豫豫地,而且她心软,从不伤害别人。”

    “她的思航哥哥跟她那么多年感情,你想她怎么会忍心去伤害他呢?”

    “今天我就告诉你实情吧,思思跟思航,从来就没有分开过,即便你觉得你俩感情最好的那段时间,他俩都是在一起的。”

    “我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知难而退,将来等思思和思航一起大学毕业了,他们会留在航州,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成立一个幸福的家庭,而你,只是思思生命里的一个过客,希望你等我走后,好好想清楚想明白,尽快退出思思的生活,不要再去打扰她了。”

    李若楠离开了许久,直到第一个客人上门,陆毅凯还靠着工具架抽烟,那人喊了好几声“老板”,他才回过神来,眼底漆黑一片,淡淡问了句,“修车吗?”

    是辆重型机车,偏美式,肌肉感十足,排气孔被改造的十分拉风,V型的双缸发动机,全黑色车身,线条流畅厚重,荷尔蒙爆棚。

    陆毅凯抬头看了一眼车的主人,“改得不错,性能怎么样?”

    车主笑笑,“140的样子,马力输出200。”

    “哪儿出毛病了?”

    “排气孔好像堵了。”

    陆毅凯把外套脱了,外面滴水成冰的天气,他只穿了一件长T恤,手臂上的肌肉蓬发,脸色却阴沉的可怕。

    车主说他有事先走,下午过来拿,陆毅凯没答话,连个眼神都没给。

    一个个零件拆下来,清洗好,按照先后顺序摆放在边上,拆到排气孔的时候,陆毅凯觉得手感确实有些涩,他找了个手电筒,探进去翻找。

    隐隐约约看见像个甲壳虫似的东西卡在边槽里,他找了把镊子,试了试距离,不够,把手电筒倒插进牛仔裤口袋里,又去工具架上找工具。

    外面的天阴沉得可怕,铺子里光线极暗,陆毅凯不喜开灯,他是喜欢生活在阴影里的人,黑暗挡住了喜怒,也挡住了不甘和不堪。

    门口愈发阴暗,陆毅凯以为有雨过来,不经意往门口扫了一眼,那里站着个人,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深灰色风衣,牛仔裤,板鞋。

    这是两人第三次对峙,上一次是在阴森的体育馆,李思航拿哑铃砸断了陆毅凯的胳膊,再上一次是在台球室,陆毅凯一杆球杆杀了个李思航落花流水。

    陆毅凯把手里的扳手扔回工具架,挡着风口又给自己点了根烟,呼出一个烟圈,朝着李思航的方向,他不说话,一派无所谓的样子,额头却有青筋隐约爆起。

    李思航往里走了两步,手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来,握成拳头放在身体两侧,些微嘶哑的嗓音,却听不出情绪来。

    “你放手还是我放手?是来谈一谈看谁受得住还是像上次那样打一架?”

    陆毅凯挑挑眉,不置可否,“你站什么立场跟我谈条件?”

    李思航看着他,眼神里没有示弱,“我的立场跟你一样,你什么立场我就什么立场。”

    陆毅凯愣了愣,从李思航进来到现在,第一次拿正眼看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听不明白?行,我说得直白一点,太晦涩了你理解能力不行。”

    “我跟小乖一直在一起,没分开过。”

    “你放屁。”陆毅凯瞬间怒不可遏,刚刚李若楠的话劈头盖脸砸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有些发蒙,这会儿当李思航第二次重复这句话的时候,他终于失控,顺手抄起手边的手电筒,直接砸了过去。

    李思航侧头避开,又往前迈了两步,这次站住不动,他冷静又冷漠,与陆毅凯对视,“上个月你俩分手那段时间,我一直陪在她身边,我们很亲密,恋人间该做的事情,我跟小乖都做了。”

    陆毅凯不怒反笑,“你以为我他妈会信你的鬼话?”

    “不信是吧?小乖右乳.头边上是不是有个粉红色胎记,很小,像朵花瓣?”李思航眼里都是寒气,硬逼着自己说出这些话,他自己也几乎发起抖来,那日去爬十里琅珰,他在山腰处把梁思思的上衣和内衣剥去后看到的胎记,他想,那天若不是有爬山的人打扰,他跟小乖,应该也会进行到最后一步。

    想到这里,愈发没有惧意,“这个胎记不会是我在你跟小乖在一起之前看见的,小乖第一次给了你,你我心里都清楚。”

    陆毅凯眼里几乎燃起火来,他一拳头砸在李思航的鼻梁上,鲜血飞溅,染红了他一张脸。

    李思航毫无感觉,他用掌心抹了把鼻子,把血甩干净,不管它还在不在滴,又问了刚进来时的第一句,“你放手还是我放手?还是像上次那样打架定输赢?”

    陆毅凯又一拳砸过去,他咬合肌都甭出了沟壑,牙齿咬在唇上,嘴里一股铁锈味。

    “你他妈给我闭嘴,你再多一句废话,我让你今天死在这儿。”

    李思航被陆毅凯砸得后退好几步,他稳住身子,一张脸惨白,第一次,他喊对面这个人的名字,带着无法放下的不甘,“陆毅凯,敢不敢来打个赌?”

    陆毅凯一脚把整排工具架踹翻在地,各种扳手和老虎钳伴着巨大的倒地声砸下去,铺子中央的那辆重型机车被砸在最下面,各种拆下来的零件混着工具,滚得到处都是,灰尘蓬起来,夹着烟雾,在窗户射进来的光线里斑驳着这一室狼藉。

    陆毅凯像一头暴怒的狮子,他几乎张开了所有毛孔在原地发疯,另外一排货架也很快被他踹翻,有血沿着他的裤脚滴在地上,他浑然不觉,脑子里只有李思航刚才那句话在不停盘旋,“右侧的胎记,很小,像朵花瓣。”

    他把整个货架狠狠砸在地上,那俩机车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很快又归于平静。

    他站直身子,脸色青如鬼魅,他一根手指遥遥指着李思航,“行,你说,老子奉陪。”

    李思航站直身子,面不改色,“下周五,你我分别约小乖出去,小乖赴了谁的约,被爽约的那个就自动退出,怎么样?”

    李思航说完,三两步走到陆毅凯跟前,伸出右手半举着示意他。

    陆毅凯毫不迟疑,也伸出右手,与李思航象征性地击了一掌,“说话算话,到时候记得滚得远远的,再也别去招惹她。”

    李思航扯了扯嘴角,他鼻梁剧痛,应该是断了,“行,我会记得,但如果你输了,麻烦你也记得。”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