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君那小可爱正在梳妆打扮,您可以用强大的购买率把它砸出来  百年前,妖魔两界大战,容霆亲封霁寒为将军,派他带兵打仗。

    也是在那一战中,容霆受了伤,仙门弟子随后出现,将他封印至千年冰潭。

    在冰潭之上,是辽阔无边的火焰天幕。

    两种极冰极热的环境同时笼罩着他,长此以往,永无休止。

    他们要他每一日都在灼烧和寒冷中度过。

    霁寒找了他许多年,仍是没有他的下落。

    除了封印他的人,再无他人知晓困住容霆的寒潭在何处。

    想要破除封印,就必须要取得天缔宗的上等法器——离魄剑。

    等了这么多年,霁寒从未听说有人取走了离魄剑。

    秦渊薄唇轻启,声音清淡。

    “你要我们走。”

    听他的口吻,倒像是舍不得了。

    “你们可以选择留下。”霁寒冷冷对上他的视线,一字一句道:“把命留下。”

    妖界的雾气无毒,却是一道法阵。

    这法阵会压抑他们体内的灵力,影响其五感的感知,导致其反应变慢、方向感和力度产生偏差,让其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来。

    所以,方才秦渊并没有放水?

    因为这雾的原因,他的动作亦受到了限制。

    再打下去,他们也不会有胜算。

    “师兄,不必恋战。”楚落依服过一枚丹药,强撑着站起身,擦了下唇边的血渍,“方才是我轻敌了,现已无碍。这殇灵花,我是一定要摘的。”

    秦渊面无表情站到她身侧来,声音中听不出情绪。

    “不出去吗。”

    “我说过要为你解毒。”她双眸坚定,每一字都念的坚韧有力。

    他视线淡淡凝在她身上,比以往多停留了片刻。

    楚落依此前无数次想过要逃跑,但逃跑不会解决任何问题。

    她若此时跑了,秦渊的毒更没有希望化解,之前做的事情便会前功尽弃。

    殇灵花就在这里。

    她不能半途而废。

    “实话告诉你们,殇灵花极具灵性,只认妖王容霆一个主人。除他之外,谁也摘不下殇灵。”霁寒的注意力莫名被这一双眼拉扯过去,他垂眸看着楚落依,掐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你们就算过了我这一关,结局还是一样。”

    楚落依没有机会霁寒的话,笃定的向后走了一步,伸手扯住秦渊的衣袖。

    “师兄,我们走。”

    紧接着,她拿出包袱内的药瓶,冲着霁寒的方向挥洒过去。

    黑色的药粉顷刻间迷了霁寒的眼,他蹙眉躲开,抬袖挡在面前。

    等他再次落眸一看,那三个人已经都消失不见。

    他低觑着地面留下的黑色粉末,呼吸慢慢一滞。

    从霁寒眼前跑掉后,楚落依拽着秦渊在迷雾中前行,过了好半晌,她停了下来,回头望了眼。

    吃了丹药后,她的身体状态已恢复了大半,只是脸色还有些惨白。

    “师兄,萧愈好像没跟上来,我们要不要等等他。”她轻声询问他,眼神似在征求他的认可。

    他扯开她的手,没有理会她,继续往前走。

    她见状乖巧的跟了上去,反应迟钝的拿出一枚丹药递给秦渊。

    “师兄,你将它服下去,就不会再受迷雾影响。”

    他眼皮都没抬一下,步伐反而更快了一些。

    不吃就不吃,反正你有男主光环护体。

    楚落依轻哼了声将丹药扔回瓶中,一脸疑惑的走在秦渊身后,不敢离他太远。

    那个时候,她心里光想着要带秦渊走了,安全忘记了还有萧愈的存在。

    可过了这么久,秦渊都没有提醒她萧愈没有追上来。

    再结合他此刻的反应,莫非——

    楚落依清眉微蹙了下,脚步猛的一停,顿在原地。

    她牢牢盯着秦渊的背影,脸色更苍白了些。

    “……你是故意甩掉萧愈的。”

    他转过身来看她,没有说话。

    楚落依自然当他是默认了。

    恍惚一瞬,她忽然间有些害怕。

    她愣怔着抬眸望向他,每一字都说的艰难。

    “师兄该不会等哪一天厌烦我了,把我也甩掉吧。”

    “这话应该我问你。”他低眸朝她递过来目光,眼神冷漠。

    “师兄的意思是,我会甩掉你?”她明朗的笑起来,轻松的摆了摆手,权当他在开玩笑,“怎么可能。”

    而秦渊只是冷冷看着她。

    与他再次视线相撞的那一刻,她慢慢收回脸上的笑,忽地迈步靠近他。

    “师兄要对我有些信心。我既然在众弟子中选择了大师兄,就不会再选其他人。”来到他身前的那一瞬,她仰头盯着他,目光爬升至他眼中,一双明眸脉脉含情,“对我来说,你的存在,是世间仅有的。”

    秦渊视线微垂,与她四目相对片刻,暗沉眼瞳微亮了下,又瞬间熄灭。

    此时此刻,两人靠得极近,视线彼此相依,气息缠绕至一处。

    近到,楚落依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下一瞬,她的视线微微偏移开,被带到秦渊身后去。

    她下意识揉了揉眼睛,看见四周的迷雾随风散去,红黑双色交织的花朵在晨曦下盛放。

    殇灵花,就在眼前。

    妖界的白日与黑夜交替的十分诡异,楚落依也是此时才明了这件事。

    似是因为那屏障的缘故,妖界的夜晚似是只存在须臾一瞬,承接着,是漫长空虚的白昼。

    此行的意义明晃晃的袒.露.在眼中,楚落依的目光随着绽放的殇灵花晃动了下,而这一瞬的波动,被秦渊轻而易举的逮到。

    他偏头看过来,不以为意的瞥了她一眼。

    “你想从哪一边上去。”

    秦渊言下之意,她没有退路了。

    唯有继续前行,才能打破此时的局面。

    可选择哪一边,都一样。

    乍一看,殇灵花是生长在深雪中的花,但以它为界分割出的两边,在雪下覆盖的除了冰川,就是火海。

    厚重的雪层只不过是一种假象,让人产生错觉,误以为自己要摘的,只是一朵生长在雪地中的花。

    无人知晓,让人心生安全感的雪山之下,同样生长着夺命的杀机。

    这是陷阱。

    越是一眼就能被人识破的陷阱,反而更容易让人陷进去。

    他们以为一切都已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事实却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既然站在山上摘花会有被冰川和火海吞噬的风险,那么肯定会有人会尝试御剑飞行,从花的上方采取行动。

    思及此,她低身拾起一节树枝,将全身灵力凝聚在右臂上,对着殇灵花就是一抛。

    只见那根树枝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微妙的弧度,快速的下落至殇灵花。

    就在树枝要触及其中一叶花瓣的时候,雪下蓦地飞出许多根长又粗的藤蔓。

    那些藤蔓一拥而上,将树根紧紧的绕住,不出片刻,已将树枝生生碾碎成粉末。

    好险。

    楚落依心头一紧,回眸看了眼身边的秦渊,笑的勉强。

    “那我们还是从左边上去吧。”

    想要摘得殇灵,就必须要冒风险。

    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秦渊无所谓的点了下头,率先一步走在她前面。

    楚落依走在他身后方一步的位置,时刻留意着脚下的动静。

    楚落依虽修为尚可,但资源实在是不行。

    她搜罗了整个房间,只寻得了两件法器,还有一件是秦渊送她的降魔绳。

    她低眸拿出包袱中的长弓,将其紧紧握在手中。

    若是无法靠近,那就在地底下的藤蔓做出反应前,将花射下来。

    她手中的金色长弓名为戒生,凡是由它射出的箭,无论射出多远,最后都将回到射箭人的手中。

    只要她一箭射中花茎,就有机会将花拿到。

    本来这弓是她为秦渊准备的,现在来看,只好她亲自上场了。

    楚落依持弓慢一步走到秦渊身边,双目平视前方,半开玩笑道:“若是我不小心出了意外,师兄可要记得救我啊。”

    他闻声偏眸扫过她一眼,面色平静,清冷的声音完美的融进这冰天雪地之中。

    “最好不要。”

    “是是是。”她快速念出几字,向前再次迈出一步,抬手将弓拉满,表情严肃认真,“我争取一箭就结束。”

    她镇定抬起长弓,眨眼间,一根长箭板正立在弓上,原形彻底显现出来。

    这箭没有实体,通身泛着白色的光,已然蓄势待发。

    楚落依深吸出一口长气,微眯着眼瞄准殇灵后利落出现。

    然而,在她松开手的那一刻,她脚下的雪地突然间分崩离析,朝旁边倾斜。

    数根坚冰顷刻间拔地而起,围绕在楚落依周身,将她和秦渊完全分开。

    她反应迅速的转身,往秦渊的方向伸出手。

    短短一瞬,楚落依身下的雪层分裂完毕,化成巨大的冰洞。

    她摸到腰间的剑想要御剑飞行,可那剑只向上飞了一寸,又以更快的速度摔了下去。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