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日出有妖 > 扑倒
    谢玥站在一片狼藉里,酒柜东倒西歪,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鲜血是唯一的主题,灯光没有停止,像是往常一样努力转动,在平时,人们会追寻紫红色的灯光尽情跳舞,可现在一片寂静,灯光打过的每一处都只能照在尸体上。

    俱乐部的灯光五彩斑斓,像是流动的水,这些尸体像是河底漂亮的小石子。

    谢玥站在一地尸体里丝毫不违和,他是个妖兽,是个著名的杀胚,但他的外表太有蛊惑性,导致大家很难把传说中的谢玥跟现在的人联系在一起。

    三阴府的人第一时间赶到看到的就是这种场面,祁休已经赶过来了,他没空找孟极算账,原本就焦头烂额的场面现在变得更加复杂。

    “你来迟了。”谢玥很平静地述说结局。

    祁休看到谢玥的一瞬间就举起枪,问:“你来干什么?”

    “做你没做的事。”谢玥面对祁休的枪很平静,他比三阴府先接收到的信息,本来想用自己的手段解决这件事,可是赵曜不知道为什么牵涉进来。

    想到这里谢玥皱了皱眉,“你们做的最愚蠢的事就是让赵曜过来。”

    这事儿是针对赵曜的一个很明显的陷阱,三阴府这一招简直是昏招。如果三阴府的人今天没有出现,今天谢玥已经轻而易举把这里解决了。

    在一旁的孟极像是被点名了一样,心想你家祖宗想来我怎么可能拦得住?

    祁休一脸怒气,“我的人是你想骂就骂的吗?”

    啊?孟极本来想劝架,没想到事情的发展逐渐奇怪了,倒是谢玥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笑了下。

    祁休让人进去搜查收拾烂摊子,手里的枪根本没有放下过,一直指着谢玥的眉心:“谢玥,你他妈犯法了你知道吗?”

    目光所及死去的妖兽就有数十个,还有几个在角落里苟延残喘,晏先生给他们送死的命令并不能克服本能。

    谢玥的衬衫衣领上沾了一点鲜血,这对于他造成的杀孽来说少得可怜,他还是那么:“他们已经失控了,放出来你们能受得了?”

    三阴府前来支援的人并不多,在当时俱乐部妖兽集体失控的情况下谢玥的做法是最好的做法,假如把妖放出去,哪怕开一个口子,一个妖兽能造成的破坏力都远超想象。

    要么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要么等他们出去大开杀戒。

    二选一的情况下谢玥选择了前者。

    祁休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谢玥的做法太血腥了,很多妖兽连尸体都没留下来,喷洒在墙上的血雾才能证明他们曾经活着。

    这么敏感的时期,所有处理手段都要温和,一旦有什么过激举动很容易引起两个种族的混战。

    制度制定是让人遵守,哪怕三阴府的存在已经摇摇欲坠,哪怕曾经制定下的制度正在分崩离析。

    谢玥却很淡然地说:“我在帮你,不用客气。”

    他说的好像真的是在解决祁休的麻烦。

    祁休冷着脸,说:“你必须接受审判。”

    谢玥的检查报告不合格,他一直踩在红线上走钢丝,现在他越线了,他已经上了建木林也的黑名单,建木林也都无法包庇他。

    “你知道什么是规矩。”祁休说。

    你知道什么是规矩,因为这狗屁规矩当年是你和谢无悔制定的。

    谢玥是一品大妖,他们给他的评级是s级,他脸上没有什么很凶狠的表情,但包括祁休在内的每一个人都做好的觉悟,这个妖很危险,他们从一开始就知道。

    在三阴府的制度濒临失控的时候祁休不想开战,尤其对方是谢玥,但谢玥没有这个顾虑,他大可以把这条街拆了。

    这就是他跟祁休之间最大的区别。

    所以他只是很冷漠的嗯了一声,说:“我可以接受审判,”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突然神色一变,“但要等等。”

    与此同时,孟极的耳机里像是听到了什么,他脸色不太好。

    “你去哪儿?”祁休咬着牙,眼睁睁地着谢玥的背影,他扣着扳机的手指不断施压,“站住!”

    谢玥没有理会他,祁休气急败坏地开了一枪,可惜谢玥的后背像长了一双眼睛,子弹在距离他十厘米的时候陡然停住,像是一只被捏在空中的苍蝇那样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

    谢玥走到了俱乐部的后台,先是穿越了一排排房间,这是给寻欢作乐的客人准备的。谢玥寻找着赵曜的气味而来,他感觉对方不太好,他停下来,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间发出了一声极轻的呜咽,这一声呜咽,压抑而克制,像是从欲海深处发出的邀请。

    咔嚓,他推开了门,房间里没开灯,这是一间关门供人取乐房间,房间的装潢很旖旎,大胆而奔放。他扫视了一眼没看到赵曜的影子,下一刻被人扑倒在床上。

    来的人力道不小,带着一股狠劲儿,可是感觉却很熟悉,谢玥下意识把他掀翻,一手按住赵曜的手腕,将他反手压在床上,他听到了一声很细的铁链声。

    这时候他才看清了赵曜在干什么,这房间里自带手铐,铁链很长容易玩花样的那种,赵曜为了防止自己失控做什么错事,把自己的左手铐在了床头。

    可是这件事在谢玥眼里是最大的错事。

    谢玥的眼神变了,眼底的绿意很浓,他按着赵曜的手,铁链撞到了床头发出清脆的响声,“你觉得自己这样能防得住什么?”

    赵曜还是靠意志力来取胜,这个手铐没有经过特殊打磨,妖元苏醒的话这东西在赵曜手里就是废铁。

    现在手铐唯一的用处就是磨红了他的手腕,让他看上去充满了施虐欲。

    赵曜的脸冲下埋在天鹅绒枕头里,脖子上的锁妖环在燃烧,上古流传下来的咒枷强行把赵曜身体里的妖元镇压,可无法镇压住他心中强烈的渴望。

    谢玥左手捏住了赵曜的下巴,对方黄金瞳在黑色的刘海后面闪烁,他很压抑,已经隔着血管闻到了谢玥的鲜血味儿,谢玥对他来说太犯规了。

    赵曜深深喘息着,意识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他说:“快走。”

    谢玥动也没动,他是一个礼貌的一品大妖,是一个体贴温柔的伴侣,不会在这种不适合的时候抛弃赵曜。

    何况他根本不想让赵曜去找别人,假如一定要找个人喝他的血,那他宁愿是自己。

    “张嘴。”谢玥在诱惑他。

    赵曜的牙齿在打颤,他快控制不住了,刚才那句快走是他最后的理智。谢玥在纵容他,他强行撬开赵曜的牙关,两指碰到了柔软的舌头。

    赵曜牙齿轻轻磕着谢玥修长的指节,他有些绝望,发出浅浅的呜咽声。

    赵曜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三阴府的人正在搜查俱乐部,一间又一间的房间被人打开,很快就会搜到这一间,他说:“别……”

    他不想被人看到这副模样。

    谢玥挑了下眉,哄小孩儿一样说:“有我在,没人会进来。”

    妖血的气味在空中弥漫开,赵曜咬破了谢玥的手指,纯血的气味像是一个信号,赵曜最后的理智被碾碎,完完全全把自己交付给了心中的欲望。

    可是谢玥后悔了,他不在乎那点鲜血,却没想过在自找麻烦。

    谢玥绿色的瞳孔开始变深,他有点受对方的影响,他的手恶意地刮过赵曜地上颚,绊住他的舌头,甚至想伸进更深入的地方,逼着赵曜发出更好听的呜咽。

    赵曜的脸陷进柔软的天鹅绒枕头里,露出了半张脸和直挺的鼻梁,黑色的刘海潮湿地贴在额头,把他的黄金瞳衬托得很迷乱,他咬着谢玥的手指,仰着脖子舔着流下来的纯血。

    “你这样……”谢玥的声音有些沙哑,“让我很难做人。”

    谢玥摘掉了赵曜的耳麦,啪的一声捏烂了窃听器。

    他才不想让孟极听到声音。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