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玄幻小说 > 嫁入豪门后我养崽盘大佬 > 第254章他也是有私心的
    总之就是不行!”姜父的态度很坚决。

    姜瑟的嘴唇一动,正要说话,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是姜母的声音:“吃饭了。”

    姜父看了姜瑟一眼,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姜瑟磨磨蹭蹭的跟在身后。

    姜母做了很多菜,但姜瑟心情不好,没什么胃口。

    姜母关切的问:“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少?”

    见父亲也看着自己,姜瑟道:“胃有点不舒服。”

    姜母一脸的温和:“家里有胃药,要不要吃点?”

    她摇头:“不用了。”

    因明天还要上班,吃完饭姜瑟就走了。

    出了地铁,在路边等公交车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她走过去,趴在车窗往里看,可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

    唐晋之从小卖部里出来,看到姜瑟弯着腰,脑袋抵在他的车窗上。

    她穿着牛仔K,两条腿纤细笔直,T0NgbU挺翘,肩膀上挎着一个米白sE的包包。

    他眯了眯眼,走上前:“你在g什么?”

    他突然的出声,将姜瑟吓了一跳,姜瑟条件反S的转身。

    看到是他,姜瑟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车里,随后尴尬的笑了起来。

    “唐总,你不在车里啊?”

    唐晋之冷峻的面容寡淡极了:“所以你是想确认一下我在不在车里?”

    姜瑟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包还未开封的烟,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小卖部,笑呵呵的看着他:“看到你的车在这里,想跟你打声招呼。”

    唐晋之表情淡淡:“嗯。”

    望着男人冷漠的脸庞,她再次暗叹,这也太高冷了。

    不知道让他捎自己一程,会不会碰一鼻子的灰?

    唐晋之看出了她的yu言又止:“有话跟我说?”

    她点点头,鼓足勇气问:“那个……唐总,你准备回去吗?”

    唐晋之微不可察的拧眉:“问这个做什么?”

    她笑眯眯的道:“要是回去,正好顺路,捎我一程呗。”

    唐晋之寡淡的看着她,从兜里掏出车钥匙,解锁上了车。

    看他没理自己,姜瑟尴尬的m0了m0鼻子,早知道就不问了。

    刚这样想到,就见唐晋之降下了车窗,神sE冷淡的道:“还不上车?”

    她脸上一喜:“谢谢唐总。”

    说完,连忙拉开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以前和萧郁暖他们出去玩,结束后她蹭过唐晋之的车,所以唐晋之知道她住在哪里。

    唐晋之太高冷,每次见到他,姜瑟都对他有点畏惧,所以不敢随意跟他说话。

    而唐晋之又是一个话特别少的人,你不跟他说,他绝对不会主动开口,所以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这样的气氛大概持续了五六分钟,姜瑟找了个话题:“唐总,我好久没看到贝贝了,她还好吗?”

    唐晋之本来想cH0U根烟,单手把烟已经拿了出来,恰时姜瑟的声音响起,他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个人,又将烟盒扔回了置物台上。

    想到自家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他眯了眯眼:“她好的很!”

    不知道为什么,姜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GU咬牙切齿的感觉。

    想到唐贝贝经常在群时吐槽,说她又被唐晋之揍了,她的脑袋一cH0U,一句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贝贝还小,所有偶尔会有点调皮,你别总是揍她。”

    说完她就后悔了,那们他们兄妹之间的事,她凭什么管?

    唐晋之口吻冷淡的道:“她就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姜瑟:“……”

    你们两是亲兄妹,她要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那你呢?

    她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不敢说。

    唐晋之忽然道:“梁清池回来了。”

    “什么?”姜瑟大惊,有点不敢相信,“他好了?”

    唐晋之点点头,想到她坐在后面看不见,开口道:“暖暖那里只怕是瞒不了多久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姜瑟攥着指尖,紧抿着唇瓣。

    唐晋之淡淡的道:“要是暖暖知道了,你跟她关系最好,你说的话她说不x s63     总之就是不行!”姜父的态度很坚决。

    姜瑟的嘴唇一动,正要说话,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是姜母的声音:“吃饭了。”

    姜父看了姜瑟一眼,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姜瑟磨磨蹭蹭的跟在身后。

    姜母做了很多菜,但姜瑟心情不好,没什么胃口。

    姜母关切的问:“今天怎么吃的这么少?”

    见父亲也看着自己,姜瑟道:“胃有点不舒服。”

    姜母一脸的温和:“家里有胃药,要不要吃点?”

    她摇头:“不用了。”

    因明天还要上班,吃完饭姜瑟就走了。

    出了地铁,在路边等公交车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她走过去,趴在车窗往里看,可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

    唐晋之从小卖部里出来,看到姜瑟弯着腰,脑袋抵在他的车窗上。

    她穿着牛仔K,两条腿纤细笔直,T0NgbU挺翘,肩膀上挎着一个米白sE的包包。

    他眯了眯眼,走上前:“你在g什么?”

    他突然的出声,将姜瑟吓了一跳,姜瑟条件反S的转身。

    看到是他,姜瑟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车里,随后尴尬的笑了起来。

    “唐总,你不在车里啊?”

    唐晋之冷峻的面容寡淡极了:“所以你是想确认一下我在不在车里?”

    姜瑟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包还未开封的烟,又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小卖部,笑呵呵的看着他:“看到你的车在这里,想跟你打声招呼。”

    唐晋之表情淡淡:“嗯。”

    望着男人冷漠的脸庞,她再次暗叹,这也太高冷了。

    不知道让他捎自己一程,会不会碰一鼻子的灰?

    唐晋之看出了她的yu言又止:“有话跟我说?”

    她点点头,鼓足勇气问:“那个……唐总,你准备回去吗?”

    唐晋之微不可察的拧眉:“问这个做什么?”

    她笑眯眯的道:“要是回去,正好顺路,捎我一程呗。”

    唐晋之寡淡的看着她,从兜里掏出车钥匙,解锁上了车。

    看他没理自己,姜瑟尴尬的m0了m0鼻子,早知道就不问了。

    刚这样想到,就见唐晋之降下了车窗,神sE冷淡的道:“还不上车?”

    她脸上一喜:“谢谢唐总。”

    说完,连忙拉开后面的车门钻了进去。

    以前和萧郁暖他们出去玩,结束后她蹭过唐晋之的车,所以唐晋之知道她住在哪里。

    唐晋之太高冷,每次见到他,姜瑟都对他有点畏惧,所以不敢随意跟他说话。

    而唐晋之又是一个话特别少的人,你不跟他说,他绝对不会主动开口,所以车里的气氛有点尴尬。

    这样的气氛大概持续了五六分钟,姜瑟找了个话题:“唐总,我好久没看到贝贝了,她还好吗?”

    唐晋之本来想cH0U根烟,单手把烟已经拿了出来,恰时姜瑟的声音响起,他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个人,又将烟盒扔回了置物台上。

    想到自家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他眯了眯眼:“她好的很!”

    不知道为什么,姜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GU咬牙切齿的感觉。

    想到唐贝贝经常在群时吐槽,说她又被唐晋之揍了,她的脑袋一cH0U,一句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贝贝还小,所有偶尔会有点调皮,你别总是揍她。”

    说完她就后悔了,那们他们兄妹之间的事,她凭什么管?

    唐晋之口吻冷淡的道:“她就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姜瑟:“……”

    你们两是亲兄妹,她要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那你呢?

    她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不敢说。

    唐晋之忽然道:“梁清池回来了。”

    “什么?”姜瑟大惊,有点不敢相信,“他好了?”

    唐晋之点点头,想到她坐在后面看不见,开口道:“暖暖那里只怕是瞒不了多久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姜瑟攥着指尖,紧抿着唇瓣。

    唐晋之淡淡的道:“要是暖暖知道了,你跟她关系最好,你说的话她说不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

    根烟,单手把烟已经拿了出来,恰时姜瑟的声音响起,他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个人,又将烟盒扔回了置物台上。

    想到自家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他眯了眯眼:“她好的很!”

    不知道为什么,姜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GU咬牙切齿的感觉。

    想到唐贝贝经常在群时吐槽,说她又被唐晋之揍了,她的脑袋一cH0U,一句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贝贝还小,所有偶尔会有点调皮,你别总是揍她。”

    说完她就后悔了,那们他们兄妹之间的事,她凭什么管?

    唐晋之口吻冷淡的道:“她就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姜瑟:“……”

    你们两是亲兄妹,她要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那你呢?

    她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不敢说。

    唐晋之忽然道:“梁清池回来了。”

    “什么?”姜瑟大惊,有点不敢相信,“他好了?”

    唐晋之点点头,想到她坐在后面看不见,开口道:“暖暖那里只怕是瞒不了多久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姜瑟攥着指尖,紧抿着唇瓣。

    唐晋之淡淡的道:“要是暖暖知道了,你跟她关系最好,你说的话她说不定能听进去,这些年容奕是怎么对她的,你也看在眼里,让她别那么狠心对容奕。”

    他怕到时候萧郁暖太狠心,容奕会受不住。

    姜瑟的情绪有点低:“我也骗了她,她也许连我也会一起恨。”

    唐晋之听出了她声音里不的对劲,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大家是骗了她,但好坏她总应该分的清,要不是容奕,他们萧家早就完了。”

    “其实容总真的想帮萧家,当时也不一定要娶暖暖,直接向萧氏注资不就好了。”

    说白了,他也是有私心的。

    最后一句姜瑟不敢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上。

    唐晋之冷嗤:“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将十亿白白的送给一个不相关的人?”

    姜瑟:“……”

    这倒也是。

    那是十亿,不是十块。

    她租住的地方是普通小区,管制没有那么严,外面的车子也能开进去,唐晋之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她住的楼下。

    “谢谢唐总。”她道了谢,拿着包推开了车门。

    唐晋之漠漠的“嗯”了一声,他的烟瘾早就犯了,有些难受,所以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拿过烟盒,cH0U出一根咬进嘴里,低头点燃。

    等他再次抬头时,看到姜瑟挽着一个人的胳膊,两人进了楼道。

    他眯了眯黑眸,那人的身影有点眼熟。

    好像是姜南非。

    —

    —

    姜瑟从唐晋之的车里下来后,走向楼道。

    一直等着她的姜南非,皱着眉头从暗处走了出来。

    看到他,姜瑟加快了脚下步伐:“哥。”

    姜南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豪车,视线落回她的身上:“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谁送你回来的?”

    姜瑟挽住他的胳膊,两人朝楼道走。

    她边走边回答:“我有事回家了一趟,出了地铁站碰到了唐总,顺便蹭了一下他的车。”

    男人的占有yu很强,再加上容焕过生日那次,唐晋之看姜瑟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所以姜南非的眉头并没有舒展:“以后太晚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姜瑟点点头:“好。”

    看她这么温顺乖巧,姜南非的眉头松开。x s63 根烟,单手把烟已经拿了出来,恰时姜瑟的声音响起,他这才想起车里还有一个人,又将烟盒扔回了置物台上。

    想到自家那个让人不省心的妹妹,他眯了眯眼:“她好的很!”

    不知道为什么,姜瑟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一GU咬牙切齿的感觉。

    想到唐贝贝经常在群时吐槽,说她又被唐晋之揍了,她的脑袋一cH0U,一句话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贝贝还小,所有偶尔会有点调皮,你别总是揍她。”

    说完她就后悔了,那们他们兄妹之间的事,她凭什么管?

    唐晋之口吻冷淡的道:“她就长了一张欠揍的脸。”

    姜瑟:“……”

    你们两是亲兄妹,她要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那你呢?

    她只敢在心里默默的想,不敢说。

    唐晋之忽然道:“梁清池回来了。”

    “什么?”姜瑟大惊,有点不敢相信,“他好了?”

    唐晋之点点头,想到她坐在后面看不见,开口道:“暖暖那里只怕是瞒不了多久了,你做好心理准备。”

    姜瑟攥着指尖,紧抿着唇瓣。

    唐晋之淡淡的道:“要是暖暖知道了,你跟她关系最好,你说的话她说不定能听进去,这些年容奕是怎么对她的,你也看在眼里,让她别那么狠心对容奕。”

    他怕到时候萧郁暖太狠心,容奕会受不住。

    姜瑟的情绪有点低:“我也骗了她,她也许连我也会一起恨。”

    唐晋之听出了她声音里不的对劲,从后视镜里瞥了她一眼:“大家是骗了她,但好坏她总应该分的清,要不是容奕,他们萧家早就完了。”

    “其实容总真的想帮萧家,当时也不一定要娶暖暖,直接向萧氏注资不就好了。”

    说白了,他也是有私心的。

    最后一句姜瑟不敢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补充上。

    唐晋之冷嗤:“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将十亿白白的送给一个不相关的人?”

    姜瑟:“……”

    这倒也是。

    那是十亿,不是十块。

    她租住的地方是普通小区,管制没有那么严,外面的车子也能开进去,唐晋之直接将车子开到了她住的楼下。

    “谢谢唐总。”她道了谢,拿着包推开了车门。

    唐晋之漠漠的“嗯”了一声,他的烟瘾早就犯了,有些难受,所以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拿过烟盒,cH0U出一根咬进嘴里,低头点燃。

    等他再次抬头时,看到姜瑟挽着一个人的胳膊,两人进了楼道。

    他眯了眯黑眸,那人的身影有点眼熟。

    好像是姜南非。

    —

    —

    姜瑟从唐晋之的车里下来后,走向楼道。

    一直等着她的姜南非,皱着眉头从暗处走了出来。

    看到他,姜瑟加快了脚下步伐:“哥。”

    姜南非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豪车,视线落回她的身上:“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谁送你回来的?”

    姜瑟挽住他的胳膊,两人朝楼道走。

    她边走边回答:“我有事回家了一趟,出了地铁站碰到了唐总,顺便蹭了一下他的车。”

    男人的占有yu很强,再加上容焕过生日那次,唐晋之看姜瑟的眼神让他很不喜欢,所以姜南非的眉头并没有舒展:“以后太晚就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姜瑟点点头:“好。”

    看她这么温顺乖巧,姜南非的眉头松开。

    如内容未显示全,请浏览器中打开:m.()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