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停尸不顾,束甲相攻 四
    “平yAn,阿彻呢?”虽然是个nV儿身,但关键时刻,平yAn公主的决断,却不下于刘彻身边的任何一人。

    刘彻话音才落,平yAn就已经是转身进了屋子,服侍着母亲王娡,以及两个妹妹,都换了一身寻常内侍的衣裳,拖着张汤,和那些仓惶的小太监们一起,逃了出去——她很清楚,这个时候,不是讲究什么姐弟情深,母子难分的时候,这个关头,她们逃出去,才能叫刘彻,没有任何的后患之忧,才能叫刘彻,将所有的心神,所有的力量,都用在应对刘荣的身上。

    而g0ng中,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彻身上的原因,倒也是没有人顾得上逃出去的那些小太监当中,到底都有谁。

    “传孤令!”

    “所有侍卫,着全甲,携刀剑。”

    “孤要亲自到刘荣面前,问一问他,深夜纵火,调虎卫军如未央g0ng,到底是想g什么?”

    刘彻虎目四下一扫,看了一眼,这g0ng殿当中,没有什么能够皆以据守的险要之处以外,便立刻换了应对的决策。

    进攻与防守,毫无疑问,刘彻更喜欢主动的进攻!

    “万人敌也好,一人敌也好。”

    “无非便是攻守之势。”

    “所谓的攻守之势,攻其必救,守其必破,如此而已。”刘彻的脑海当中,太攀在传授他搏杀之术的时候,所说过的话,再一次的浮现出来。

    这三年来,他一直都是将这句话,当做自己的行事准则,这句话,不仅仅用于敌我,同样的,也能用在他和大臣们的交往之间。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招揽,以及投效,无非便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攻守搏杀,以言行为刀兵,以意志为盾甲。

    而同样的,当刘彻将他行事的准则,带入到此时此刻的时候,便敏锐无b的察觉到了,这一夜的变动当中,他唯一的生机,乃至于胜机所在!

    时间,以及刘荣本身!

    只要在虎卫军杀进未央g0ng,杀到自己面前之前,自己带人,先一步出现在刘荣的面前,那自己,就还有着逆转局势的机会。

    “胜负之势,犹未可知!”

    “你可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大哥!”刘彻手上,长矛一抖,“谁愿与孤共往耶!”

    见刘彻豪勇如斯,那些侍卫们,更显狂热,一个个的,都是用手里的兵刃,叩击着头上的兜鍪道,“愿与殿下奋Si,随于九泉之下!”

    “好!”

    “那孤,就带你们,杀出一个朗朗乾坤!”见士气可用,刘彻便是朗声长笑起来,也不管其他人,手上提了长枪,便往刘荣所在的偏殿而去——两座g0ng殿之间,所隔的距离,也不过数百米而已,纵然是有廊檐环绕,幽径曲折,但刘彻一路杀过去,也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g0ng中危险,还请殿下回g0ng!”才踏出g0ng墙,一小队的兵甲,便已经是拦在了刘彻的面前——这些兵甲,不是禁军,而是刘荣派过来,在刘彻g0ng外监视的侍卫,显然,刘荣也在担心,刘彻趁乱走脱。

    “我还以为他只是临时起意!”

    “原来,竟是早有预谋!”见了那些侍卫,刘彻也不管太多,先是一顶帽子,就扣了上去。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让开!”刘彻呵斥道。

    “殿下,还请不要令小人难做,否则,就恕小人无理了。”那几个侍卫当中,为首的那人,拦在刘彻面前,强y的道,在这几人背后,已经是有机灵的,往刘荣的所在报信去了。

    “混账东西,真当孤没见过血不成!”见此,刘彻又急又怒,手中的长毛一挑,便是朝着那侍卫首领刺了过去。

    数年来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术,便是在这一刺之间,完美的展现出来。

    长矛笔直的,从那侍卫首领的甲衣之间穿了过去,将那侍卫的脖子给挑开……

    “杀!”刘彻道。

    见血之后,刘彻背后,那些追随刘彻而来的侍卫们,更显狂热,只是片刻,拦在刘彻面前的那些侍卫,就被砍杀g净。

    ……

    平yAn她们,踏出未央g0ng的时候,正好和军容整备的虎卫军,擦肩而过,见着那些虎卫军,无论是平yAn还是王娡,脸sE都是在顷刻之间,变得苍白。

    “平yAn,彻儿他?”

    x s63     “平yAn,阿彻呢?”虽然是个nV儿身,但关键时刻,平yAn公主的决断,却不下于刘彻身边的任何一人。

    刘彻话音才落,平yAn就已经是转身进了屋子,服侍着母亲王娡,以及两个妹妹,都换了一身寻常内侍的衣裳,拖着张汤,和那些仓惶的小太监们一起,逃了出去——她很清楚,这个时候,不是讲究什么姐弟情深,母子难分的时候,这个关头,她们逃出去,才能叫刘彻,没有任何的后患之忧,才能叫刘彻,将所有的心神,所有的力量,都用在应对刘荣的身上。

    而g0ng中,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彻身上的原因,倒也是没有人顾得上逃出去的那些小太监当中,到底都有谁。

    “传孤令!”

    “所有侍卫,着全甲,携刀剑。”

    “孤要亲自到刘荣面前,问一问他,深夜纵火,调虎卫军如未央g0ng,到底是想g什么?”

    刘彻虎目四下一扫,看了一眼,这g0ng殿当中,没有什么能够皆以据守的险要之处以外,便立刻换了应对的决策。

    进攻与防守,毫无疑问,刘彻更喜欢主动的进攻!

    “万人敌也好,一人敌也好。”

    “无非便是攻守之势。”

    “所谓的攻守之势,攻其必救,守其必破,如此而已。”刘彻的脑海当中,太攀在传授他搏杀之术的时候,所说过的话,再一次的浮现出来。

    这三年来,他一直都是将这句话,当做自己的行事准则,这句话,不仅仅用于敌我,同样的,也能用在他和大臣们的交往之间。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招揽,以及投效,无非便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攻守搏杀,以言行为刀兵,以意志为盾甲。

    而同样的,当刘彻将他行事的准则,带入到此时此刻的时候,便敏锐无b的察觉到了,这一夜的变动当中,他唯一的生机,乃至于胜机所在!

    时间,以及刘荣本身!

    只要在虎卫军杀进未央g0ng,杀到自己面前之前,自己带人,先一步出现在刘荣的面前,那自己,就还有着逆转局势的机会。

    “胜负之势,犹未可知!”

    “你可不要得意的太早了,大哥!”刘彻手上,长矛一抖,“谁愿与孤共往耶!”

    见刘彻豪勇如斯,那些侍卫们,更显狂热,一个个的,都是用手里的兵刃,叩击着头上的兜鍪道,“愿与殿下奋Si,随于九泉之下!”

    “好!”

    “那孤,就带你们,杀出一个朗朗乾坤!”见士气可用,刘彻便是朗声长笑起来,也不管其他人,手上提了长枪,便往刘荣所在的偏殿而去——两座g0ng殿之间,所隔的距离,也不过数百米而已,纵然是有廊檐环绕,幽径曲折,但刘彻一路杀过去,也不会花太多的时间!

    “g0ng中危险,还请殿下回g0ng!”才踏出g0ng墙,一小队的兵甲,便已经是拦在了刘彻的面前——这些兵甲,不是禁军,而是刘荣派过来,在刘彻g0ng外监视的侍卫,显然,刘荣也在担心,刘彻趁乱走脱。

    “我还以为他只是临时起意!”

    “原来,竟是早有预谋!”见了那些侍卫,刘彻也不管太多,先是一顶帽子,就扣了上去。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让开!”刘彻呵斥道。

    “殿下,还请不要令小人难做,否则,就恕小人无理了。”那几个侍卫当中,为首的那人,拦在刘彻面前,强y的道,在这几人背后,已经是有机灵的,往刘荣的所在报信去了。

    “混账东西,真当孤没见过血不成!”见此,刘彻又急又怒,手中的长毛一挑,便是朝着那侍卫首领刺了过去。

    数年来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术,便是在这一刺之间,完美的展现出来。

    长矛笔直的,从那侍卫首领的甲衣之间穿了过去,将那侍卫的脖子给挑开……

    “杀!”刘彻道。

    见血之后,刘彻背后,那些追随刘彻而来的侍卫们,更显狂热,只是片刻,拦在刘彻面前的那些侍卫,就被砍杀g净。

    ……

    平yAn她们,踏出未央g0ng的时候,正好和军容整备的虎卫军,擦肩而过,见着那些虎卫军,无论是平yAn还是王娡,脸sE都是在顷刻之间,变得苍白。

    “平yAn,彻儿他?”

    还以为他只是临时起意!”

    “原来,竟是早有预谋!”见了那些侍卫,刘彻也不管太多,先是一顶帽子,就扣了上去。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让开!”刘彻呵斥道。

    “殿下,还请不要令小人难做,否则,就恕小人无理了。”那几个侍卫当中,为首的那人,拦在刘彻面前,强y的道,在这几人背后,已经是有机灵的,往刘荣的所在报信去了。

    “混账东西,真当孤没见过血不成!”见此,刘彻又急又怒,手中的长毛一挑,便是朝着那侍卫首领刺了过去。

    数年来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术,便是在这一刺之间,完美的展现出来。

    长矛笔直的,从那侍卫首领的甲衣之间穿了过去,将那侍卫的脖子给挑开……

    “杀!”刘彻道。

    见血之后,刘彻背后,那些追随刘彻而来的侍卫们,更显狂热,只是片刻,拦在刘彻面前的那些侍卫,就被砍杀g净。

    ……

    平yAn她们,踏出未央g0ng的时候,正好和军容整备的虎卫军,擦肩而过,见着那些虎卫军,无论是平yAn还是王娡,脸sE都是在顷刻之间,变得苍白。

    “平yAn,彻儿他?”

    “母亲,只有您先安全了,阿彻那边,不管是走是留,才更加从容。”

    “张汤,你去找一辆马车来!”平yAn公主吩咐着,然后又转而对着王娡道,“母亲,阿彻和阿娇,合伙在长安开了一个搏戏的瓦市。”

    “那里都是阿彻的人,我叫张汤先送你们过去。”平yAn道。

    “那你呢?”王娡问道。

    “我去找阿娇!”平yAn咬了咬牙,“陈氏与国同休,在g0ng中的关系,千丝万缕!”

    “若是陈氏愿意出手,说动禁军的话,那这一局,阿彻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那你赶快去!”

    “我和你两个妹妹,在瓦市等你!”王娡也同样是一个有决断的人,当下便是对着平yAn道。

    “那母亲您保重!”平yAn左右看了几眼,才是将衣袍往腰间一卷,快步的往陈府的方向而去。

    ……

    而在武功侯府当中,太攀此时,依旧是紧闭着双眼,端坐于中堂,手指不住的在桌案上叩击。

    急促无b的声音,如雨点一般,绵延开去。

    良久之后,太攀才是起身,踏出府门。

    “见过武功候。”武功侯府之外,两个神境的修行者,见太攀出来,也是远远的,朝着太攀点了点头。

    而太攀,却是冷着脸,丝毫不理会这两人。

    “这位武功候,可真是够傲的!”讨了个没趣,两个神境修行者当中,年轻的那个,当下便是嗤笑了一声。

    “真以为当个了什么侯爷,就能够与我天师府相媲美了吗?”

    “好了,休要生事!”那老迈一些的神境大修,却是摇了摇头止住了那年轻神境的抱怨。

    “虽然人妖有别,这位武功候,和那武安侯,是在战场上杀出来的交情。”

    “你我在此地盯梢那位武安侯,这位武功候,能够视而不见,已经足够了。”

    “更何况,我天师府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进这长安城,若是因为你的鲁莽,叫我等又被赶了出去,到时候,宗派法度,可不会跟你讲什么情面!”x s63 还以为他只是临时起意!”

    “原来,竟是早有预谋!”见了那些侍卫,刘彻也不管太多,先是一顶帽子,就扣了上去。

    “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让开!”刘彻呵斥道。

    “殿下,还请不要令小人难做,否则,就恕小人无理了。”那几个侍卫当中,为首的那人,拦在刘彻面前,强y的道,在这几人背后,已经是有机灵的,往刘荣的所在报信去了。

    “混账东西,真当孤没见过血不成!”见此,刘彻又急又怒,手中的长毛一挑,便是朝着那侍卫首领刺了过去。

    数年来千锤百炼的杀伐之术,便是在这一刺之间,完美的展现出来。

    长矛笔直的,从那侍卫首领的甲衣之间穿了过去,将那侍卫的脖子给挑开……

    “杀!”刘彻道。

    见血之后,刘彻背后,那些追随刘彻而来的侍卫们,更显狂热,只是片刻,拦在刘彻面前的那些侍卫,就被砍杀g净。

    ……

    平yAn她们,踏出未央g0ng的时候,正好和军容整备的虎卫军,擦肩而过,见着那些虎卫军,无论是平yAn还是王娡,脸sE都是在顷刻之间,变得苍白。

    “平yAn,彻儿他?”

    “母亲,只有您先安全了,阿彻那边,不管是走是留,才更加从容。”

    “张汤,你去找一辆马车来!”平yAn公主吩咐着,然后又转而对着王娡道,“母亲,阿彻和阿娇,合伙在长安开了一个搏戏的瓦市。”

    “那里都是阿彻的人,我叫张汤先送你们过去。”平yAn道。

    “那你呢?”王娡问道。

    “我去找阿娇!”平yAn咬了咬牙,“陈氏与国同休,在g0ng中的关系,千丝万缕!”

    “若是陈氏愿意出手,说动禁军的话,那这一局,阿彻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那你赶快去!”

    “我和你两个妹妹,在瓦市等你!”王娡也同样是一个有决断的人,当下便是对着平yAn道。

    “那母亲您保重!”平yAn左右看了几眼,才是将衣袍往腰间一卷,快步的往陈府的方向而去。

    ……

    而在武功侯府当中,太攀此时,依旧是紧闭着双眼,端坐于中堂,手指不住的在桌案上叩击。

    急促无b的声音,如雨点一般,绵延开去。

    良久之后,太攀才是起身,踏出府门。

    “见过武功候。”武功侯府之外,两个神境的修行者,见太攀出来,也是远远的,朝着太攀点了点头。

    而太攀,却是冷着脸,丝毫不理会这两人。

    “这位武功候,可真是够傲的!”讨了个没趣,两个神境修行者当中,年轻的那个,当下便是嗤笑了一声。

    “真以为当个了什么侯爷,就能够与我天师府相媲美了吗?”

    “好了,休要生事!”那老迈一些的神境大修,却是摇了摇头止住了那年轻神境的抱怨。

    “虽然人妖有别,这位武功候,和那武安侯,是在战场上杀出来的交情。”

    “你我在此地盯梢那位武安侯,这位武功候,能够视而不见,已经足够了。”

    “更何况,我天师府好不容易,才有机会进这长安城,若是因为你的鲁莽,叫我等又被赶了出去,到时候,宗派法度,可不会跟你讲什么情面!”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