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我只想种田 > 第2278章 真挂了?
    胖吃狐疑得无以复加,炉鼎老人却Y沉着脸,目光闪烁,道:“对方没隐瞒,是公然击杀的。”

    胖吃:“谁?诶,你倒是说啊,急Si个人,不行,我还是去自己用权限搜查吧。”

    胖吃正要吩咐自己的暗金壁,却听炉鼎老人咬牙切齿道出一个名字。

    尹幽!

    “她?!怎么是她!!额,好像我也不是很意外。”胖吃排第三,可他对排在自己前面的那三人一直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惊惧感。

    这种不意外,既是不意外对方能杀Si黑寡妇,又不意外对方会杀黑寡妇。

    “听说尹幽跟秦鱼有私交,莫非是为她报仇?”

    “鬼知道,她杀我们自己一方,难道就没惩戒?”

    “去申诉下看看!”

    胖吃虽然怕尹幽,却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怂恿炉鼎老人借此去g尹幽,却没想后者在一番尝试后,说:“系统反馈的信息是对方没有违规,击杀黑寡妇符合战场同阵营规则。”

    炉鼎老人在接收到系统信息后心情很不好,但也有自己的揣测:“可能是她用了什么法子引诱黑寡妇攻击她,如果是黑寡妇主动攻击,那尹幽还手就不算违背规则。”

    额,这俩姘头一向狡诈惜命,黑寡妇连对自己都颇有忌惮回避,从不跟排列自己前面的人结仇,遇见引诱还不得跑得b兔子还快啊,怎么会还主动攻击对方?

    胖吃:“额,我好像不意外了,尹幽这个nV人向来手段缜密,擅心术,无懈可击。”

    他那语气里敬畏之心太明显了,惹得炉鼎老人Y沉沉看他,但似乎想到了什么,炉鼎老人补了一句:“如果找大帝们申诉,恐怕也没什么用,虽说大帝们一直都认为她是最难掌控的后起之秀,也不乏有大帝去拉拢她却被拒绝因此对她反感,但大帝们群T都认为她是唯一可与秦鱼媲美的妖孽。”

    这话说完,胖吃意会到炉鼎老人的意思,问:“尹幽是怎么击溃黑寡妇的?按理说,黑寡妇打不过也可以逃啊。”

    说着,他下意识看向银虿。

    银虿面sEY沉,淡淡道:“黑寡妇本身本来就不强。”

    轻蔑之意溢于言表。

    炉鼎老人心中不渝,冷笑,如果不是这一波,银诏大帝把奖励都给了你,我们十大核心还轮得到你说话?

    话说那拉拢失败反感她的大帝不就是银诏吗?而相b尹幽这种从位面土著民崛起上来,用了最短时间修炼有成一度成为全邪选阵营最强新锐,甚至威胁到帝休跟故风公子两人的妖孽,身为大帝后代,万众瞩目却失利十大核心的银虿,两人完全不能相提并论,在这样的前提下,银虿偏偏自尊心极强,可他现在一朝报复了,不管是资质还是资源都翻天覆地,那么...

    银虿也知道这两人是故意的,可他本来就对尹幽有强大的厌恶感,如今拥有力量。

    “再有心术,过于猖狂也会有遭难的一天,邪选的天下,大帝之下,还由不得她一手遮天。”

    银虿眼底的杀意太明显了,炉鼎老人心中一定,冷笑不已。

    ————————

    南方战场,刚弄Si了黑寡妇的尹幽坐在江边凳子上,翘着腿,手里握着一封卷轴漫不经心看着,看了一眼而已,她指尖就蔓出黑sE火焰,把它烧了。

    “这种不入流的路数,也有那么多蠢货附庸学习,难怪这么弱。”

    边上憨憨且百分百忠诚的包憨立刻说道:“她其实很强了,只是大人您太强了,相b而言就显得她特别弱,不堪一击,让大人您瞬间就秒杀了。”

    是的,秒杀。

    这件事也没被计入情报。

    否则又得引起轩然大波。

    尹幽没理他,只是惫懒得钓着鱼,包憨迟疑了下,还是迟疑道:“大人,您觉得秦鱼是真的Si了吗?”

    尹幽眼皮子都不带掀的,“你觉得呢?”

    包憨依旧瑟瑟缩缩,“您得知这个消息后,什么也不说,直接找了黑寡妇弄Si她,我想您一定是生气了,那她可能真的Si了?”

    如果是别人杀的,包憨一定不信对方会杀Si秦鱼,可大帝出手的话,包憨实在没法睁着眼睛说瞎话。

    何况暗金屋都给出通告了,那就说明已经确定了秦鱼的Si。

    大帝之下基本无人能逃过大帝本尊亲自降临击杀的噩运。

    可他又怕自己冒犯到什么,所以语气很是小心。

    包憨的暗金壁在想,这怂包就像是分别用八只触手在危险边缘疯狂试探的章鱼,然而...第一次试探就吓坏了。

    因为尹幽睁开眼,偏头看着他。

    妈呀,吓Si个人。

    包憨整个人都萎了。

    “我我我..我说错了!她肯定没Si!!”

    尹幽懒懒道:“谁说我杀她是为了自己?”

    包憨:“啊?”

    尹幽:“没看到那边那个忧郁得仿佛一坨屎的人了吗?再怎么样也是我手底下的奴隶。”

    包憨转头看去,看到那个坐在江边浑身Y沉得像是地狱恶鬼的青年。

    叫啥来着,不知道,看着就像是社畜+抖晚期+男版伽椰子+林黛玉+薛定谔的综合版神经病。

    分分钟让你觉得他想报复社会那种。

    不过...鬼信哦!这么多年了,没见过您理过这神经病几次,冷淡无情地一匹。

    人跟狗在您面前有什么区别吗?

    有,两条腿跟四条腿的区别。

    不信的话,咱不敢说也不敢问啊。

    包憨也只能憋着。

    说实话,包憨越来越怕自家老板,因为从得知秦鱼Si讯到找到黑寡妇再到击杀,真的不到二十分钟就Ga0定了。

    而尹幽一向深藏不露,谁也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江面漆黑辽阔,江风冷酷。

    ————————

    Si讯通达整个邪选天选两边,大帝们自然也都知道了,反应不一。

    袖清风,正在院子里看书的禅师没什么特别反应,只是在一页一页慢慢翻着书,诗情画意,如诗如画。

    而远在楚域神庭的东皇太一则是面sE严峻,进了一个神秘空间,过了一会,他出来,神sE舒展了一些。

    ——————

    那传说已经被官方认证已经挂了的秦鱼是真的挂了吗?

    肯定没Si啊。

    此时,北方战场一个隐蔽的地下空间。

    一直大肥猫正趴在地上翻着一本试卷,五官都皱成一团,愁苦得很,但他忽然转头看了看,猫尾巴耸动了下,直盯着不远处盘腿坐着的秦鱼。

    这个秦鱼跟以前的有点不一样。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