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老宅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两人就留宿了一晚上,陆越之本来以为楚焕会不愿意,殊不知老爷子一提起他就答应了。

    两人回到陆越之这栋别墅,陆越之便伸手捏住他的下巴左右看了一眼,觉得奇怪,“你今天…好像不太对劲儿。”

    楚焕把他的手拉下来,不自然道,“哪里不正常了?”然后转身就往楼上走。

    走到一半又顿住脚步看着仍然坐在轮椅上的人,“哦,对对对,掩人耳目。”然后一溜小跑到跟前推着陆越之往电梯跟前走,“晚上我还是和你睡一个房间吧,免得你家混蛋弟弟又找不快。”

    “呦,还挺上道。”陆越之说,“说说吧,今天晚上怎么了?一晚上都耷拉个脸。”

    “也没什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月考又考砸了。”楚焕说。

    陆越之没说话,看着楚焕忙前忙后,心情有些微妙,孩子怕不是压力大到把自己给逼傻了?

    半夜,楚焕终于睡着了,陆越之从楼上下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刚在客厅坐定就听到外面一辆车呼啸而去。

    他眯着眼睛往外看,是陆成严的车。

    陆越之摸了摸下巴,想起楚焕今晚的不对劲儿,摇了摇头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饭桌上老爷子说,陆成严昨天大半夜被赵静语送到急诊室去了。

    陆越之一愣,下意识看向楚焕。

    “急诊室?”

    “是啊,说是拉肚子拉了一晚上。”老爷子摇了摇头,“年轻人不懂得保养,总在外面大吃大喝,肠胃怎么会好。”

    楚焕眼珠子转了转,给自己塞了一个水晶蒸饺。

    陆越之凝眉,点了点头便没再开口。

    早餐过后,陈岳过来接两人回公寓,一路上陆越之唇角都挂着笑容,楚焕偷偷摸摸看他了好几眼,确定他没怀疑之后便跟着道。

    “你心情看起来好像不错?”

    陆越之嗯了一声之后反问他,“你心情看起来好像也不错。”

    楚焕摸了摸鼻子,“这不是好不容易有个休息天嘛,当然开心。”

    陈岳看了一眼两人,回了一趟老宅好像感情更好了,他抿唇笑了笑,只要上司心情好他的日子就好过,他只希望楚焕能天天把陆越之给哄的开开心心的。

    陆越之今天没有安排,楚焕要在家里写作业,陈岳把他们送回家就下班了。

    一进门,陆越之就下了轮椅,款款走到沙发跟前坐下来。

    楚焕只觉得哪里凉飕飕的,低头检查家里的温控,再抬眼的时候就看到陆越之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

    “怎,怎么了?”

    陆越之端坐在那里,不说话楚焕都觉得有些渗人。

    “下不为例。”

    “什么?”楚焕吓的声音有些不稳了。

    陆越之见他吓成这样,脸色崩了半晌还是没能坚持下去,“我说,昨晚的事情下不为例,别再这样了。”

    楚焕摸着心脏微微松了口气,“…你干嘛要吓我!”

    “胆子那么小还敢做坏事。”陆越之好笑的看着他。

    “谁胆子小了,我这不是怕你生气嘛。”楚焕悻悻的坐在他身边,瞪了他一眼才放松身体。

    “说吧,为什么这么做?”陆越之眯着眼睛问他。

    楚焕从旁边挪了个抱枕塞到怀里,“…你不是说下次见面可以揍他嘛。”

    陆越之忍不住去敲他的脑袋,“看来你是真的讨厌他。”

    “嗯,讨厌,非常讨厌,他不但嘴巴坏,心脏都是黑的。”楚焕皱眉,拉一晚上算是便宜他了。

    陆越之唇角笑容淡去,“…什么意思?”

    楚焕抬眼看了一眼陆越之,“反正他对你不好,不是个好弟弟,你以后也别把他当弟弟了。”

    陆越之好半晌没说出话来,楚焕本来以为他生气了,想解释,下一秒就听到这人再次开口。

    只有淡淡的一个字。

    “好。”

    陆越之一天都没什么事情,腿也好的差不多了,楚焕没操心他便回了房间看书。

    可能是昨晚兴奋过头了,楚焕对着书不到半个小时脑袋就磕上去睡着了,中午陆越之让人送了午饭过来,推开门就看到他扭曲着身体睡的正香。

    啧,睡神。

    在学校打瞌睡还不够,在家里也要趴在桌子上继续睡。

    于是楚焕圆满错过了午饭,等他腰酸背痛出来的时候,陆越之正半躺在客厅的按摩椅上看书。

    “睡神醒了?”

    楚焕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我就是睡一会而已,怎么就是睡神了。”

    “一会儿?请这位睡神看一眼时间。”

    楚焕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数字钟,默默把要脱口而出的话给咽回肚子里。

    午饭还放在餐桌上,天气很热,他也没热就随便吃了点。

    路过客厅时,陆越之依旧在客厅坐着,看起来很清闲,楚焕想到上次陆越之给自己讲题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在这人腿边的地毯上盘腿坐了下来。

    “哎,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

    陆越之看书的空隙分给他一个眼神,“说。”

    “你下午是不是没有工作?”

    “嗯…”

    “那你帮我讲一下数学题呗?”

    陆越之放下手中的书,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你确定只有一道?”

    楚焕摸了摸鼻子,“两道也行,当然了,你要是有空都讲了也可以。”

    陆越之,“……”

    不只是数学题,在陆越之看来他每一科都是漏洞,看了他手里的月考卷子之后,也没等下一次月考就让陈岳着手去给他找家教。

    “你前两年的时间都在家里睡大觉是不是?”陆越之严重怀疑。

    楚焕尴尬,“差不多。”虽然不是睡大觉,但也没去学校,天天都去医院报道。

    当然,他不可能和陆越之说实话。

    要是早知道还有复学的机会,他才不会忘的这么干净。

    陆越之没理他,把他月考这部分薄弱的几个点拿着课本都给他划出来,“这些晚上之前都再看一边,晚上我检查。”

    楚焕连连点头,“知道了。”

    陆越之看着人乖乖回房间,有些挫败,楚焕的学习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晚上看过他的进度,才认真和他谈了一次成绩的事情。

    楚焕心里感激之余,犹豫着朝陆越之坦白,“…其实我没想过要上什么样的大学。”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大哥楚泽洋是A大毕业,后来又在国外商学院修了一个MBA?”陆越之问他。

    楚焕迷茫着摇头,“…不太清楚。”

    “…什么?”陆越之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们的关系差到这个地步?”

    “也不是。”楚焕犹豫了一下,低声解释,“…不是说了嘛,跟他们没什么关系,所以……”

    陆越之突然定定的看了他一瞬,楚焕心里打鼓,下意识用手指抠着书页,“其实,我从小是跟着我姥姥生活…”

    陆越之眯着眼睛,突然明白了什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那成绩呢?你目标是多少分?”

    楚焕犹豫了一下,“二本线往上,能上个差不多的学校就好了。”

    陆越之其实想说,那你可真出息,但脱口而出的却是,“…努努力还是可以的,但我希望你既然学了,准备要考就要对自己负责任,你知道你们学校往年一本率都在百分之九十往上吗?”

    楚焕点点头,“知道。”他犹豫了一下多问了一句,“…所以刚开始我的学校是谁给找的,他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啊?”

    陆越之想笑,“是的,误解很大。”

    “我每次考试都在拉低我们班的平均成绩,老师每次看我的眼神让我分分钟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楚焕却没什么开玩笑的心情,整个人蔫蔫的,有些颓废。

    “嗯,那你觉得自己要不要把目标定的高一点,起码对得起和你一起努力的那些老师同学?”陆越之问。

    “一本线吗?”楚焕动手查了查往年的一本线分数,脑袋忍不住在桌子上磕了磕,“你干脆直接弄死我算了。”

    “既然决定要去做,就尽最大努力。”陆越之敲了敲他的桌子提醒道,“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毕竟,要高考的不是我。”

    楚焕趴在自己臂弯里歪着脑袋只露出一只眼睛看着眼前这人,“陆越之,对于你们这些聪明的人来说,学习是不是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啊?”

    “聪明的人?”陆越之说,“那在你眼里陆成严和楚泽洋算是聪明人吗?”

    楚焕想了想,对陆成严不予置评,但是楚泽洋就有些一言难尽了,见面次数虽然不多,但做的蠢事每次都能刷新他的三观。

    “啧,我觉得楚泽洋的MBA肯定是花钱砸出来的。”

    “那A大呢?国内的程序以你楚家的实力顶多给他砸个三流学校,A大这样的可没人敢这么来。”

    “好吧…”楚焕深呼一口气从桌子上起来,拳头一握,“我考!”

    陆越之斜匿了他一眼,“不是在骂人吧?”

    “……”楚焕无语,“你想什么呢,我的意思是说我提高目标,就定到一本线了。”

    “嗯。”陆越之反手给陈岳发了消息,“那以后晚上回来多加两节家教课,我会让老师到家里来。”

    “啊?”楚焕声音不自觉扬了起来,“家教?要那么夸张吗?”

    “我觉得你的成绩最夸张。”陆越之起身往外走,“明天下课不要乱跑,我让陈岳和你核对时间。”

    “可是家教很贵啊…”楚焕着急道。

    陆越之脚步一顿,想起楚焕的经济状况,但没回头继续往外走,“我看起来是穷到连个家教都请不起的?:”

    “可是…让你花钱好像不太好,要不然你让陈哥跟我联系我看一下费用再决定?”

    陆越之去厨房倒了杯水,边倒边看着他冷声道,“那要不等到赚够钱了再考大学?”

    楚焕,“……”

    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