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宴一天一天临近。

    两人要开第一支舞,嘉照露每周跟柯承誉练两到三个下午。

    嘉照露开过演唱会,表现力、唱歌、跳舞请过专门的声乐老师、舞蹈老师教过,柯承誉就要差一些感觉自己对不起嘉照露。

    嘉照露安慰他。

    “没关系,已经比上一次好一些。”

    柯承誉低了低头,嘉照露伸手摸了摸他。

    “术业有专攻,你也有很厉害的地方。”

    对方这才恢复以往的开朗。

    “其实我没想到大小姐会选我?”

    “大小姐一直是我心中的仰望,大小姐之前只对傅苏哲特别,我们私底下其实都很嫉妒。”

    柯承誉说这话的时候眼眸望着她。

    但嘉照露身形没有一点停顿反而一如既往的自然。

    小孩子的试探可真可爱。

    “你想说什么呢?”

    她抚了抚他的脸。

    她今天穿着一件日常体服,不华丽,上半身线条清晰,耳朵上是金色长耳环,金色顺着她的举动晃了晃。

    “不是我对傅苏哲特别。”

    “是你们认为他特别,连带的就觉得我跟他的接触是最特别的。”

    她一靠近,柯承誉脑袋就有些无法思考。

    他想了想,好像是因为傅苏哲是他们之中最特别的,他话不多,不显山不露水,但是他们暗中全清楚对方智商高、被嘉先生看中,是做大事的人,不敢招惹他。他与大小姐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会在心中放大。

    大小姐说的好像是很有道理。

    “现在还会胡思乱想吗?”

    嘉照露温柔地碰了碰他的耳朵,柯承誉脸更红了。

    “我们只需要跳好开场舞就行了。”

    “嗯。”

    对方乖乖的。

    嘉照露很满意。

    琴房不远处的黑影动了动,这段时间对方经常在外面,她每与柯承誉亲近一分,对方眼底情绪波动就更大,偶尔对方视线与她相撞她故意装作没看见。

    狂风大作。

    海面上波浪汹涌,船只在狂躁的海面上摇摇晃晃,海水激烈拍打着礁石,撕开往日风平浪静的假象。

    琴房檐下暴雨如柱。

    嘉照露在等柯承誉,柯承誉今天还没来。

    湿意侵入空气。

    她今天一件浅绿色吊带,有点单薄,两只胳膊发冷,琴房放着舞曲,等了一会,外面有人进来。

    “你今天迟到了。”

    她刚侧过去就发现夹杂着雨水气息而来的竟然是傅苏哲。

    他黑发黑眸,鼻梁挺拔,黑色衬衫,腿极长。

    他脸上冷冷的,眼眸一动不动盯着她,眼眸里看不出情绪像雨水一样,他锁骨露出一点,非常漂亮,衬衫湿了一点,风雨像在饥渴他的肌肤。

    嘉照露不由自主后退一步。

    傅苏哲前进。

    他一把握起她的手。

    舞曲开始放了。

    “为什么退后?”

    “柯承誉呢?”

    “不知道。”

    傅苏哲答得毫不羞愧。

    他会不知道?要是他不知道嘉照露才会觉得见鬼了。

    他将她的腰狠狠一搂。

    已经顺着舞曲开始跳了。

    傅苏哲好会,柯承誉在老师教导下练了那么久,都不如傅苏哲好像天生就会,他的腿引导着她的腿带着一种男性的力度。

    嘉照露被迫跟随他的节奏。

    她明白这些天傅苏哲在琴房不远处站着是做什么了,原来是在学开场舞的男士舞步。

    “看见我不开心吗?”

    这是他们这么久以来的第一句话。

    “只会关心其他男人。”

    傅苏哲又一个动作直接把她一按,她的腰快被压到地上。

    “我很不高兴。”

    他一拉又把她拉回怀抱。

    傅苏哲跳舞跟柯承誉完全不一样,他身上好像带着魔鬼的气息,掌控欲很强全程带领着她的节奏。

    她被迫贴近他。腰被他的手扣住。

    “你不高兴又怎么样?”

    “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

    “过去式?我同意了吗?”

    她快被气笑了。

    还需要他同意?

    “你不同意又有什么用,柯承誉才是那个最适合我的人,难道你能比他更适合?”

    两人在狂暴的海风中跳舞。

    嘉照露顶着傅苏哲的目光,抵住他的步伐。狂风淋着岛屿海面,风吹过来呼吸全是咸的,傅苏哲望进她的眼眸里神情有挣扎有阴沉。

    “你比他更适合吗?”

    她又逼问了他一句。

    傅苏哲眼眸隐隐闪动。

    “大小姐——”柯承誉出现在琴房门口,嘉照露扭头过去,对方身上落着雨冒冒失失望着他们,她连忙把傅苏哲手一丢。

    傅苏哲看了眼被她丢下的手,他脸上一股又想发作又克制的模样。

    嘉照露避免自己再与傅苏哲见面。

    生日宴如期进行,当嘉照露随着音乐出场,大马吉名流重要人士惊艳了。

    她整张脸笑盈盈的,眼眸如波光,唇很红润却又带着水色。她穿的裙子是提前一年让法国设计师工作室请了三十名高级工匠花了三千个小时手工制定。上面缀满了华美的钻、水晶、钉珠,法国宫廷手艺怎么看怎么繁复仙贵。

    她优雅大方地走来。

    每一根发丝那么精致,珍珠散落她的发间颈间,海水、珍珠与仙花像是大片大片披在了她的身上稍稍一动波光粼粼,头上戴着漂亮的女王尖角皇冠。

    “啊啊啊啊嘉小千金!”

    “好像女王皇冠好好看!”

    “好美好美!”

    比平日红毯还要惊艳百倍千倍。

    她一步一步前行跟来宾挥着手目光带着微笑。

    谷铭义和外公嘉鸿爵一身西服正装,架势很足,满脸欣慰地看着嘉照露,“好好,我们嘉嘉成年了,我们嘉嘉今后人生会更光明更美好。今天是我外孙女嘉照露十八岁生日,各位到场为我们嘉嘉送祝福过生日,我嘉某人很开心。”

    宾客们“哪里哪里”。

    嘉明月也目含泪光。今晚她一如既往的明艳动人,身上阵阵玫瑰香气,嘉明月搂着她,“露露,妈妈爱你,你永远是妈妈最爱的宝贝,今天你十八岁生日,妈妈看到你这么漂亮一路走来做着自己想做的事赢得这么多人的喜欢与喝彩,妈妈为你骄傲为你自豪。”

    “妈妈我也爱你。”

    嘉明月在她脸上印了一个香吻。

    爸爸也抱了抱她,虽然姿势有点生疏但嘉照露仍然体会得到来自父爱的温情。

    “露露十八岁了,爸爸比不上妈妈和外公也不是一个好爸爸,但爸爸会一如既往爱你支持你,我的露露要健康成长。”

    简单的几句话她眼泪却快要流出来了。

    嘉照露一一跟宾客们打着招呼,八层高生日蛋糕推上来,上面装饰着漂亮的粉色蕾丝花纹和珍珠,最上面有她电影电视剧角色和她平日经典造型的小人惟妙惟肖。

    嘉照露握着有蕾丝结的蛋糕刀切了一下。

    全场唱起生日歌,让她许三个心愿,嘉照露闭眼许下愿望。

    灯光黯下来,美妙的音乐响起。

    生日会渐渐进行到舞会环节。

    主持人:“下面有请嘉照露小姐与她的舞伴为我们开第一支舞。”

    嘉照露站在原地。

    按照流程柯承誉此时应该入场,对她弯腰对她做出邀请。舞池稍稍骚动了一下。舞伴还没来,让嘉小千金久等的时间有点长。主持人已极速控场,快速找着人。养子们之间也窜动起来。

    “柯承誉人呢?”

    “卧槽不会把大小姐丢在这个场面上吧。”

    “我要打死他。”

    “他不去我去了。”

    嘉照露不慌不忙,她经历过不少大场面,这一次表情也很镇定,她目光也在搜索全场寻找着柯承誉。

    舞池再次骚动了一下。

    灯光下走出一个极为高挑、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对方黑发黑眸,俊脸轮廓清晰,出场十分有架势,一表人才。

    主持人连忙圆场,“下面有请两位开舞。”

    男方头发打理过,眉眼分明,他唇微微一笑,上前很正式地对嘉照露弯腰,手放在胸口,接着亲吻了一下她的手指,邀请她入舞池跳舞。

    其他养子们窜动。

    “这、这不是傅哥么?”

    “我天,他怎么来了。”

    余柏一脸目瞪口呆又极为兴奋。

    “抢、抢亲大战?”

    灯光之下,嘉照露的心第一次跳得有点快,她没想到会突发这种状况,她没有动作傅苏哲已经逼近她在她耳边轻语。

    “在等什么呢?他已经不会来了。”

    舞曲开场了一会。

    其他宾客有些已经看过来,嘉照露注意到了他们的目光,她喉咙轻轻动了动,低声,傅苏哲再次让她把手放到他的手上。

    “柯承誉呢?”

    傅苏哲一步带着她起舞,黑眸正对视着她,他的眼眸好像隐隐有股魔力。

    “我不喜欢你在跟我跳舞的时候提别的男人名字。”

    “我没把他怎么样,放心。”

    两人跳到谷铭义他们眼前。

    嘉照露都不知该怎么跟外公他们解释,傅苏哲却十足镇定稳重,还极有礼貌向他们点头示意了一下。

    嘉明月在父亲身边。

    “他们好登对。”

    傅苏哲极为心悦,眼眸低笑着看她。

    “岳母好眼光。”

    嘉照露快晕过去了,她只能全凭本能跟着傅苏哲的节奏,今晚两人在这么多人面前跳舞,其他人全知道了。

    傅苏哲再次把她腰一握,低热的语气拂过她耳边。

    “不允许你跟我跳舞不专心。”

    ……

    生日宴结束。

    傅苏哲一把把她捞回她的房间把她压在门后,房间没有开灯,只有窗外透过来的月色与海声,她华贵的裙子被压得乱七八糟亮片在暗色闪着光。

    嘉照露推着他。

    “傅苏哲,你给我起来。”

    傅苏哲却从后面紧紧拖住她,手指探索着她的脖子、嘴唇,他整个人压过来把她箍得很紧以至于让她在狭窄的空间里动弹不得。

    暗中热度更明显。

    “我裙子要被压坏了。”

    “以后给你买给贵的。”

    “我不会跟你在一起我要去找柯承誉。”

    傅苏哲瞬间把她禁锢得更牢固,阴影中看不到他的脸,他的手却拦在她的腰际另一只横在她的脖颈与胸前,两人一起倒在她漂亮的裙摆上。

    男性的气息从身后传来。

    “你就那么想我成为蛊王?”

    对方这句话有不情愿但更多的是拿她没办法。傅苏哲隔着裙子身体重量紧紧压着她,手指抚在她唇边,嘉照露脸一阵又一阵红,别人是先同意入赘再跟她订婚,为什么傅苏哲流程是返过来先对她动手动脚才肯愿意问出这句话。

    “你不想成为也可以。”

    他咬了一下她的耳朵。

    “不成为就得不到你。”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