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朝节会,举国同庆,万国来贺。

    又加之临近公主婚事,两国联姻,便格外热闹盛大。

    香车宝马,玉壶光转,五光十色,光怪陆离间添了些人间的烟火味,小贩的叫卖声,人来人往交织的身影,还有无边夜色下那顺着无边际的青石小道蔓延的暖色烛光,无不叫人感同身受,不自觉便融了进去。

    帝都更是热闹非凡,大街小巷张灯结彩。莫兰颂亦是早早的递了帖子,邀苏承楹一同出宫游玩。但也是无巧不成书,苏承楹本以为就她同莫兰颂二人自由自在的,却在出宫时被苏雯听了去,指派叶言润跟着,还有人闻讯醋坛子打翻了,亦是跟着来了......

    想到这,苏承楹有些不自在的瞧着老神在在的叶言安,纵使有帷帽的轻纱做挡,叶言安含笑的目光也似漫漫星河,带着不尽的璀璨落在她的心上。

    苏承楹微微抿唇,脸上有些发烫,眼神微瞄着自己腰际的那枚成色上好的玉佩,不难看出,同叶言安腰间系着的是一对。

    “表妹可有什么中意的?外头的物件虽比不得宫里,但胜在新巧,拿来赏玩倒也是尚可。”叶言润说道,神色中略带些殷勤。

    同苏承楹定亲之事苏雯已同他说过,虽然对于苏雯武断专行不留余地给他的态度不满,但细想,作为一个王妃,不论家室相貌才情苏承楹确确实实是顶好的人选。

    况且.....

    叶言润余光看了一眼一旁眼中满是讥笑的岳阳。

    他知道苏承楹对他无意,想来就算娶入连王府,他日自己与岳阳之事东窗事发,只要保全她王妃应有的尊荣,岳阳应当性命无虞。

    “多谢表哥美意。”苏承楹漫不经心的扫过摊子,转眸向莫兰颂:“娴衣可有什么喜欢的?”

    忽的,苏承楹愣住了。

    莫兰颂未带帷帽,只是在面上覆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面纱,因此她可以清楚看见莫兰颂的眼神,痴痴地,就那么望着叶言安,竟是一刻也舍不得挪走。

    这么久了,即使叶言安对她如此冷淡,莫兰颂仍是痴心不改。

    对此,苏承楹也是心有戚戚,这事情她要如何去告诉莫兰颂呢?

    “娴衣?”

    “啊...梨玦?!”莫兰颂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匆忙转头。

    “我..皆可!过节本就不拘着些什么,沾沾喜气便好了。至于这些子小物件随眼缘便好了。”莫兰颂口不择言的说道。

    苏承楹垂眸:“那就再向前走走吧,若是有喜欢的便讲,左右也没有外人。”

    “自是这般,莫小姐无需拘着,本就是本王与十一弟叨扰你们。再叫你们玩的不尽兴,梨玦回去可是要想母妃告本王的状的。”

    叶言安一言不发,只是不着痕迹的挡去会磕碰到苏承楹的人。

    莫兰颂看着叶言安,她真的....好像听他说一句话,哪怕不痛不痒的一句话也好啊!都会向清风般拂过他的心,给她以慰藉。

    昨夜爹娘的密谈,叫她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几人走走停停,偶尔看见些新奇物件叶言同便也就张罗着买了下来,不一会各家下人怀里便堆的如山高。

    期间,叶言安逮住个没人看见的空档,附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颈间,整个人感到酥酥麻麻的。

    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笑意:“买了这么些也不见你提起什么兴致,果然不是我送的就是不行啊。”

    苏承楹凝了他一眼,菱唇微张,刚要说些什么。

    密密麻麻的人群好似潮水涌向他们,苏承楹等人顿时被冲散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