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ol八名程序员离职的消息不胫而走,更让人震惊的是这些员工离职后,立刻进入了刚成立的深井游戏工作室。

    圈内对此议论纷纷。

    毕竟大家都知道zl几个月前zj办了场热度超高的游戏比赛。

    而深井工作室的成立人沈心和景沿,就是从这个比赛里出来的超人气选手,有事没事就在热搜上挂着。

    从某种角度来说zl的比赛把他俩捧起来了,后来沈心鸽了代言,直播现场当众跑路,给uol制造烂摊子,现在景沿又干出把人家王牌程序员挖走的事。

    所以他俩跟uol是杠上了还是怎么的?

    再说zj司不要,去刚成立的小工作室,脑袋里面在想什么?

    即使这工作室的两位主创看zl啊。

    八卦的风气愈演愈烈,各种乱七八糟的猜测都传出来了。

    沈心和景沿本人倒是没空关注这些事,两人最近忙着完善工作室的一切。

    深井工作室还有部zj的老师们给她推荐了一些专业对口的优秀毕业生,她每天都忙着联络、面试这些人。

    而景沿则带领刚刚招进工作室的八名程序员,开始接各种外zj包工作。

    很快,人员招齐了,工作室步入正轨。

    靠着外zj个“沈心绝对会喜欢的游戏”,带领程序员们一起进行细节修改。

    霍弄粿第一次拿到这个游戏时,用震惊的眼神反复瞄了景沿好几次。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么肝,头发却又这么浓密的?

    未来的好长一段时间内,霍弄粿都怀疑景沿有什么特zj去扯景沿的头发,确定他戴的不是假发。

    在被薅了好几次毛之后,景沿后怕地zj把这个情况告诉了沈心:“霍弄粿老拔我头发干什么?是不是我给他布置的任务太多zj了,他想拿走头发诅咒我啊?”

    ……

    为zj没有去打听游戏的内容,专心处理起最近收到的各种游戏线下活动邀请。

    参加《世外zj游戏厂商和活动主办方看zj到了沈心能够带来的巨大利益。

    有操作,有话题,还是圈内知名老玩家,虽说zj档子事闹得有些尴尬,但挡不住人家就是能营造热度,带动销量。

    只要严谨地zl一样尴尬的事了。

    沈心翻阅了数百条邀请,大概了解活动的情况后,选择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几个,发送了联系方式过去。

    收到回zj信的主办方乐得不行,赶紧加上沈心的好友,洽谈合作事宜。

    随着交谈的深入,主办方对沈心越来越满意。

    比起出场费,沈心更关注活动本身,把活动流程以及一些细节的地zj方进行确认后,合作几乎就这么定下来了。

    主办方感激道zj址,我们之后派车来接送。”

    “行。”沈心把工作室的位置发送了过去,又陆续跟其他主办方谈好。

    于是从下个月起,沈心将断断续续地zj参加线下活动,甚至需要专门飞到其他省份。

    得知消息后,景沿当场坐不住了。

    “什么活动啊?哦,游戏啊,什么类型的游戏?”

    他用沈心的手机跟对方沟通起来,问得比沈心自己还要详细。

    主办方哭笑不得,又详细地zj解释了一遍。

    “哦……”景沿打听清楚情况后沉吟片刻,又问道zj你们考不考虑也邀请我?”

    对方沉默了,好半天才支支吾吾地zj:“呃呃呃……这个,不了哈,嘿嘿,我们预算没有那zj……”

    “我不要钱!我免费的!”景沿抢答。

    “……呃,这。”邀请方那zj拒绝了。

    也有人不堪景沿的反复追问,小声回zj:“不敢请您,您的节目效果太爆炸了,我们……我们怕您到时候在游戏里把我们后台黑了。”

    亦或是:“我们……怕您惦记我们的工作人员。”

    景沿:“?”

    他现在在大众眼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好了好了,”沈心把手机拿回zj来,“你去了谁做游戏啊?”

    景沿翻着行程表,忧心忡忡道zj:“可是你之后要去y省呆一周,整整一周……”

    “去了我也会想你的。”沈心捧着景沿的头一阵乱rua。

    沈心参加的第一个活动就在y省,等zj到了出发的日子,景沿给她打包了好大一堆零食带上,依依不舍地zj把人送到了机场。

    沈心离开第一天,景沿表现得很正常。

    沈心离开第二天,景沿开始吃嘛嘛不香。

    第三zj胡话了。

    第四天,这家伙突然恢复了正常。

    可景沿越正常,员工们越警惕。

    果然,沈心离开第五天,景沿逃跑未遂,并被霍弄粿抓到了现行。

    霍弄粿本是去提交设备采购表的,进了景沿办公zj室,他发现景沿竟然在组装滑翔翼。

    霍弄粿当场傻掉。

    他脑子里立刻出现景沿乘坐滑翔翼,飞到y省找沈心的画面。

    “你疯了?这是市区!”霍弄粿冲上去把滑翔翼抢了过来。

    景沿疑惑:“我……只是在尝试组装,打算等zj飞。”

    “……哦。”原来是这样,霍弄粿把东西还他,一低头,却看zj方垒着一捆粗麻绳。

    “这又是什么玩意?!”霍弄粿震惊地zj:“这是十八楼!这点绳子够你逃跑吗?”

    “???”景沿拿起绳子:“这是攀岩的时候用的。”

    “……哦。”霍弄粿又松了一口气,然后吐槽道zj室,不是体育爱好者俱乐部zj你想沈老板想疯了,打算开溜去找她呢。”

    景沿可算知道zj:“我是老板,为zj什么要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方式离开?”

    霍弄粿嘴角抽抽。

    还不是因zj了,害他习惯性地zj。

    “那zj完,景沿很自然地zj经买好了,我中午就走。”

    霍弄粿:“……”

    草。

    景沿最终没走成。

    游戏修改到了最后阶段,再说zj来,这不白跑吗?

    霍弄粿把景沿按住了,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去他办公zj,确定人还在。

    景沿只能和沈心打视频电话聊表思念之情。

    第七天,沈心从y省返回zj。

    线下活动很成功。

    沈心参与的活动场场爆满,现场可以说zj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

    主办方满意至极,活动结束后,他们采购了许多zj产塞给沈心。

    她一个人拿不下,大部zj产走了快递,给家里人和景沿爸妈寄了去。

    剩下的现做小吃点心什么的,沈心自己提着上了飞机。

    经过几小时的飞行,她回zj到了中省。

    机场出口有许多zj人接机。

    沈心出来后,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左顾右盼,寻找着景沿的身影。

    “妈妈,那zj个鸭鸭好可爱。”

    一堆母女经过沈心旁边,小女孩稚嫩的声音传入耳中,沈心随着她指的方向望去,一只小黄鸭气球飘飘摇摇地zj在人群头上晃悠。

    紧接着,小黄鸭旁边飘起一只小鳄鱼的气球。

    沈心心领神会,穿过人群,朝气球的方向走去。

    ……

    霍弄粿把资料整理好,来到景沿办公zj室。

    景沿昨晚第一次在公zj经把今天要做的内容完成了,然后请假一天,明天再回zj工作室。

    这人虽然看zj上去不靠谱,工作上其实还挺负责的。

    这么想着,霍弄粿按照分类,把资料放进了对应文件夹。

    “嗯?这是什么?”

    霍弄粿发现景沿的办公zj桌上有一台没见过的机器,旁边还放了一本使用手册。

    他瞄了一眼手册的名字。

    《手工气球制作指南》。

    霍弄粿:?

    【叮咚】

    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zj,是景沿发过来的消息。

    【资料我忘了传给你,在我电脑的工作文件夹里,你自己传一下】

    霍弄粿打开电脑,传文件的时候他鬼使神差地zj打开文件属性。

    [修改时间:2083年zj12月5日,11:12:36]

    霍弄粿:“……”

    这不是昨天早上吗?也就是景沿昨天早上就完成了所有工作?

    他怎么这么快?!

    不对,那zj他昨晚到底加了什么班啊!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