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太傅大人掌心宠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玉露
    信国公是徐皇后的胞兄,徐皇后一直很照顾信国公一家。不过,信国公府在永烁帝靖难时期是站在惠帝一边的,信国公世子甚至还亲上战场杀死了永烁帝当时的一位得力干将。

    永烁帝继位后,信国公府的地位一向十分尴尬,它既是皇亲,也是逆贼。要不是徐皇后从中周旋,信国公怕是连爵位都要被褫夺了。信国公世子更是战战兢兢,连京城都不敢待,终日在外游历,只求永烁帝忘掉他这个人。

    夏言志明白徐皇后的意思,她无非是说,“你要的玉颜露我这里是有,不过这东西太贵重,我是轻易不会出手的,要看你拿出什么来跟我换了。”

    夏言志早就料到徐皇后不会轻易答应,他不慌不忙地答到:“娘娘如此关爱世子夫人,这般体恤爱护晚辈,实乃我朝女子楷模。不过,娘娘这里既然有两瓶玉颜露,能否匀给下臣一些。臣知道世子夫人要是晓得玉颜露被匀走了怕是不太开心,故而带了一件东西来跟世子夫人交换。她见了这个,应该会开怀的。”

    “哦,是什么东西?能让本宫先见见吗?”徐皇后大有兴致,她知道夏言志明白了她话中的深意。她也知道能让夏言志拿出手的东西,一定不是凡品。

    夏言志从广袖中拿出一封牛皮信札出来,将它交给身边女官。

    徐皇后从女官手中接过信札,打开信封,抽出牛皮纸张细看。

    “太傅,这是疆域边防舆图?”徐皇后拿着牛皮纸十分激动。

    “正是。这张图不仅记载了我朝疆域边防情况,还详细绘制了我大曜朝九边的人迹路程,特别是鞑靼的兵力部署,子民安置等情报。”

    “陛下朝思暮想要御驾亲征把鞑子赶出我朝边境,他要是有了这张舆图,该有多高兴啊?”徐皇后高兴不已。

    “是啊,臣听说信国公世子最近在西北游历,没想到他居然能绘制出这么精细的舆图出来。”夏言志肃然说到。

    徐皇后看了夏言志一眼,说到:“是啊,这孩子从小就喜欢绘画,本宫也没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国公世子天资聪颖,定能继承祖上荣光,娘娘安心就是。”

    “那本宫就借你吉言了。”徐皇后哈哈笑道。

    两人相互一笑,各自心照不宣。

    夏言志拿着两瓶玉颜露出了宫城,上了马车,一路往别庄而去。

    这个黄光耀确实是个人才,能弄到这九边舆图,当个副总兵确实亏待他了。夏言志心想。

    “这就是玉颜露?”郑明璃指着炕桌上两小瓶中指长的青花瓷瓶问夏言志。

    “正是,这是我今天跟皇后娘娘讨要来的。你涂了它,脸上伤痕会好的更快。”夏言志看了看郑明璃脸上的伤口说到。

    郑明了打开其中一品的瓶塞,拿在鼻端闻了闻,一股淡雅的清香从瓶口中漫溢出来,味道极是好闻。

    “好香啊,”郑明璃赞了一句,接着她倒了一些玉颜露在左手上。

    玉颜露入手的触感十分清凉,手稍微动一动,它就像露珠一般在手在掌心滚动。郑明璃拿右手手指蘸了蘸玉颜露,发现竟十分粘稠。她将玉颜露涂在右脸颊上。

    脸上最开始觉得一阵清凉,没过多久又觉得火辣辣起来,之后便一直觉得温热。

    郑明璃掌心还剩下一些玉颜露,她不忍心拭掉,便将它们涂在手指上。

    “太医说你这样的新伤口,只要涂了玉颜露,三天之后伤痕就会消失。”

    “这么快啊?那这两瓶我用不完啊。”

    夏言志笑了笑,说到:“用不完也不要紧,你把它当香腻子用,极是滋养肌肤的。”

    夏言志看着郑明璃吹弹可破的肌肤,遐想到“这么娇嫩的肌肤再加上玉颜露的滋养,会滑嫩成什么样啊。”

    “这么贵重的膏露当香腻子涂,太糟蹋东西了。”

    “正所谓宝剑赠英雄,香膏赠美人。别人涂了是糟蹋东西,你涂了就是相得益彰,也算这玉颜露的造化,不枉它来人世走一遭了。”

    “你这两天是越来越会说话了,今早又吃蜂蜜了?”郑明璃心中快意,笑着夸夏言志嘴甜。

    “我最近没吃蜂蜜,就是昨天在郑四小姐下榻处吃了一顿锅子之后,便觉得回味无穷,说话都是口吐珠玑,满舌生花了。”

    “你想蹭饭直接说,还拐弯抹角的。”郑明璃瞪了夏言志一样。

    夏言志被瞪得浑身舒坦,只呵呵笑着。

    郑明璃让下人去准备两人的晚膳。夏言志在一旁轻笑开怀不已。

    两人等饭的功夫,郑明璃让连翘将玉颜露收好,她问夏言志:“这玉颜露应该是极珍贵的东西,这两瓶娘娘可不轻易给吧?”

    “你不用管这些。”夏言志拍了拍郑明璃的手背说到。

    夏言志不说,郑明璃也知道他拿回这两瓶玉颜露定是用了十分心思的。

    见夏言志眼角有些疲态,郑明璃心疼地对他说到:“不过就是脸上的伤痕罢了,用李太医开得药膏也能好的。你又何必这么辛苦地去求人弄这些来?”

    郑明璃边说边拿手拨了拨夏言志额头上散下来的碎发,夏言志觉得郑明璃的手蹭得他脸有些痒,便将这只作乱的小手按住握在手心里。

    “我不忍见你终日为了脸上的伤痕苦闷,在说了也没费什么功夫。”

    夏言志不想将朝堂之上、后宫之中这些尔虞我诈,弯弯绕绕说给郑明璃听。在他眼里,郑明璃是一个十分单纯善良的小姑娘,他不想让这些尘世的污秽喧扰了她,他只想让郑明璃安安心心地做他的小娇妻,这人世间的喧嚣尘秽他都会为她一一屏挡出去。。

    “真的不费工夫?”郑明璃问。

    “真的。”夏言志回答。

    丫鬟们通报晚膳已经备好,两人出外间用晚膳。今日郑明璃让人准备的是干锅。饭菜越吃越热,夏言志用得极欢快,后来甚至喝了两杯水酒。

    自此,夏言志常在正院陪郑明璃用晚膳自是不提。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