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象牙塔之下aka物理学家的日常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博后
    又过了几天,江安新闻报道:“市人大主任何建军视察我市民营企业,给企业建言献策,帮助企业恢复生产。”

    孟云好奇地问:“何磊他爸去人大了?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何磊那天也没提。”

    赵宁意识到何磊为什么要抓紧机会升到副校长,这一次的机会他如果抓不住,他爸退居二线以后,他就更难了。赵宁暗想,如果那个硕士名额能帮助何磊升到副校长,那也算值得。赵宁不知道的是,何市长退居二线的条件之一就是先确保何磊能顺利升上副校长。

    冯副校长在学院升大学和九十大庆中立下汗马功劳,成功晋升校长。冯校长年富力强,精明能干;行政职务有了,下一步当然是学术地位。他是国家优青,下一步就是杰青;他的导师颇有人脉,但他自己也得拿出一些像样的成绩,他的导师才好帮他活动。

    吴伟光书记和冯校长配合良好,几番博弈之下,江安师范大学的领导班子也凝聚了共识。为了能确保冯校长上杰青,大量资源倾斜给了物理系;资金、办公室、实验室、学生名额、人员编制、正副教授名额,冯校长的小组像黑洞一样吸着全校的资源。

    有人去学校提意见,学校只说:一流学科评选,物理系是咱们学校最有希望的学科,给物理系的发展保驾护航,符合学校发展的大方向;你们这些院系,自己的工作做得不好,得不到国家资金的支持,对有能力的院系指指点点吹毛求疵,没有大局观念,只想着小团体的利益。

    没过几天,学校进行新一轮改革,原先由学校统一拨款的课时费将与各院系老师们的论文和项目挂钩;另外还从老师的基本工资中扣除10%,如果达到科研和学术考核要求,这10%将随着绩效返还;达不到要求的,则没有绩效,这10%的扣款也就归了学校。

    从学校的角度出发,想要提高学校的大学排名,必须要在科研上有所建树,冯校长是江安师范大学科研的最大亮点;从这一点来说,物理系多得一点资源,无可厚非;如果想提高学校的整体排名,必须逼着老师们发论文搞科研,这也是正确的做法。

    但还是有不少院系的领导和老教师被气得呕血,眼睁睁地看着系里好多工作多年的老师将会发不出绩效,发不出课时费。这是大学发展的大方向,对于二本院校的弱势学科来说,的确残酷。

    相比之下,赵宁的学生被抢,让出实验室位置,就实在是微不足道的事情了。赵宁也调整好了心态,人在职场,哪能事事顺心,现在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最起码沾冯校长的光,物理系的课时费和绩效还能按时足额发放。

    关山最近又把一些数据分析任务转给了赵宁,也分给了赵宁一部分科研经费;再加上手里的横向课题,赵宁的日子还算好过。赵宁有了经费以后,樊澈和孟繁林的日子也不一样了;他们的科研任务更加吃重,除了专业课之外,还得精研英文和计算机,想和其他同学一样,混社团打游戏就不可能了,好处是他们的津贴也跟着水涨船高,也有经费跟着赵宁出去参加学术会议。所以他们也经常八卦,希望师祖关山早点上杰青,这样他们也能多接触一些好课题,多得一些津贴。

    和关河关山赵宁张博的挣扎不同,这个春天是朱樱最轻松的一段时光。

    三月十号,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称为全球的大流行病。三月十一号,哈佛等名校宣布春假以后学生不返校,住校生不允许住在学生宿舍。三月十三号,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再接着,瑞士、法国告急。三月十四号,西班牙封国。三月十七日,法国宣布了极为严厉的封锁措施。几天之内,这场疫情演变成一个全球性的大流行病。

    中国被病毒伏击,通过十四亿人两个月的通力合作,三月份,疫情在中国受到控制。但世界第一强国浪费了两个月时间隔岸观火,被病毒迎头痛击,继而让疫情在美国本土失去了控制。

    这个春天,因为疫情的影响,加州理工的春季学季全部实施远程教学,的科研工作也都是在网上远程进行的,朱樱就一直待在燕京家里。每天和父母一起吃饭散步,和爸爸讨论物理,享受被妈妈当成小宝贝一样宠爱的感觉。

    有一天,朱若梅无意间在女儿的房间发现了胃药盒子和诊断书,几番逼问之下,朱樱承认了她得过胃病,去过两次急诊室,把朱若梅心疼得泪水潸然。朱樱逼着妈妈不和爸爸说这件事,然后顺带着吹嘘了关山怎么样照顾自己,怎么样帮助自己恢复健康的事情。自那之后,朱若梅心理的天平彻底倒向了关山。

    五月份,朱樱远程做了博士学位答辩。然后开始陆陆续续地远程办理一大堆手续,毕业证、留学回国人员证明、美国学历学位认证、银行帐号、电话账户、信用卡账单的地址、还得把车子转给堂哥方思远。

    从年初开始,朱樱就一直在申请博士后的位置。五月初,斯坦福给了她博士后的位置,但是她还是有些犹豫,最后到了五月下旬,她很幸运地得到了的fellow位置,八月份去上班。父母和关山都建议她接受的工作,她自己也更喜欢。

    共和党上台以后,美国保守的右翼势力掀起了一股非常强烈的民粹主义浪潮。中美之间,除了贸易战,政治层面的斗争愈发激烈。受疫情影响,加上***团队的刻意挑拨,反华浪潮愈发明显。再加上美国日益恶化的治安,大家更加不安。欧洲虽说也有治安问题,但是欧洲控枪,发生恶性凶杀案的几率还是相对要低一些。

    秦剑也是这学期博士毕业。由于疫情的影响,美国许多大学资金被砍,许多博士后和研究员的位置随之被裁撤,毕业生的就业形势都不太好。秦剑幸运地拿到JPL的offer,这是NASA的一个博士后位置,将会负责跟进那个和韩国高丽大学合作的X射线偏振探测项目的天文分析工作。

    工作上很顺利,但朱樱选择欧洲而不是去斯坦福做博士后,秦剑便知道在朱樱心里完全没有自己的位置,痛彻心扉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

    拿到的位置后,朱樱开始办理去欧洲的各种手续,但留在美国的东西也要处理。她托于明明把一些留在寝室里的行李打包,将书籍和一些行李寄到欧洲,张博他们的住处。她的厨房电器、锅碗瓢盆和书架等小件家具就没时间处理了。于明明和周一帆将要搬家到东海岸,不想增加行李。想着反正秦剑会留在加州,朱樱便问他想不想要这些东西,秦剑欣然同意,将来睹物思人也有个念想。

    秦剑去了朱樱的宿舍取东西。这几年,他也来过朱樱的宿舍几次,但是从来没有进过朱樱的卧室。进去搬书架的时候,他愣住了,一面墙上都是一个男人的照片,看上去似乎有点眼熟。

    朱樱正在和他视频连线,他故作轻松地问:“你还追星啊朱樱,你墙上贴的那个明星是谁?国内的电影明星我都不认识了。”

    “那是我男朋友。你见过的,去年夏天他来过咱们学校。”

    “我听你们办公室的人说,他是来访问的?是你们学校的教授?歇了半天,”秦剑苦涩地问:“是真的吗?”

    “没错,他是我的硕士导师。”

    秦剑的心沉到了谷底,排山倒海的痛感一时间让他麻木了,他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渐渐感到锥心的刺痛,四肢也渐渐冰凉,那一天,他渡过了一生之中最长的一个晚上。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二号,加州理工大学为二零二零届毕业生举行线上毕业典礼。

    六月底,方文昌收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邀请,请他参加二零二零年度国家杰青的会议评审,担任物理二的评审组长,时间是七月九号、十号。和往年一样,他没有声张,连自己的妻子都没有说,一方面是基金委要求所有参加评审的评委签订保密协议,另一方面,如果被别人知道他是主审,有人来打招呼,递条子,会给他造成极大的麻烦,也影响评审的公正性。

    会议的前一天,他拿到上会答辩人员的名单,看到了关山的名字。他有点吃惊,又觉得在情理之中,同时还有些几丝犹豫和不安。

    对关山的能力和最近几年所作出的成绩他非常清楚,几个月前,他还亲自给关山的杰青本子提过意见,给了关山很多修改建议,分享了不少答辩技巧;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让他和关山的关系降到了冰点。

    后来,因为那场疫情,他不得不和关山在一个屋檐下住了好久,对关山的态度有所改变。为了女儿,方文昌逼着自己和昔日眼中的千里马保持距离;但是他又没办法真正从内心里讨厌这个年轻人,所以只好对这个年轻人摆一张冷脸。

    现在,作为这个最重要的评审的主审,他会很大程度影响这个评审的结果。他犹豫再三,把基金委的保密条例、回避原则都细细地看了,沉思了半天。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