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回到过去当编剧 > 0100 过年(1)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午夜十二点一过,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便此起彼伏的响起,睡了一会的方言此刻也是其中一员,接替父亲点燃了自家的鞭炮。

    早上八点多,方言就醒了,第一个动作不是睁眼,而是摸索着床头柜旁的年糕和红枣。

    这也是大年初一的规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吃这两样东西,在那之前不能睁眼和说话。

    等他吃了象征着步步高升的年糕和早生贵子的红枣,这才睁开眼睛,随手拿起手机准备联络小伙伴。

    大年初一,不管是哪位小伙伴都在家,想要一起耍牌就要趁今天,因为年初二很多结婚的人就要去丈母娘家拜年了。

    本来今年方言是准备将牌场放在自家的,而且家里也买了不少好东西,都是往年舍不得买的贵重菜蔬。

    但华子的脚伤了,方言也不想让他拖着伤脚还要跑到自己家打牌,就把牌场放到了华子家。

    九点半,方言在家洗好头,又吃了点包子垫肚子,便出发前往华子家了。

    几个往年聚在一起的小伙伴已经都联络过一遍了,都表示一喊就到,毕竟大年初一,即使家有悍妻,这个时候也不会说什么。

    来到华子家,方言是第一个到的,倒也不出所料,每年都是这样,那些家伙每次都要电话催个两三遍才能到,嘴上虽然说着马上到,但事实上人可能还在床上躺着呢,方言都习惯了。

    不过今年他不打算浪费电话费了,直接掏出手机打开游戏,跟在门口晒太阳的华子打起了排位。

    一局游戏还没打完,又有一个人来了,大家都叫他小二子,这人是方言的隔壁邻居,比他小三岁,但自从几年前就开始跟他们一起玩牌了。

    之所以刚刚方言没跟他一起过来,却是因为对方老妈那一张嘴,方言实在不愿面对,所以明明一墙之隔,却还是打了电话通知。

    三人就可以斗地主了,等一局打完,方言和小二子开始擦华子家的桌子,搬长凳,都是二十多年的感情了,所以这些事不用对方主动,直接就上手干了。

    斗地主是一门稍稍讲点技术的游戏,毕竟当地主要斗两个人,一时不慎就可能满盘皆输。

    以前跟华子他们玩,方言都是赢多输少,这也是他玩牌以来唯一还能够赢的游戏了。

    可惜这两年,方言发现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精明了起来,不知是他的运气真不如对方,还是游戏经验到了升了级,他又开始输了。

    好在斗地主再怎么输,都有上限,跟炸金花不一样,那个才是真正的无底洞。

    三人没打几牌,又有两人来了,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平日里虽然都不联系,但过年还是会聚聚的,倒也不陌生。

    有人来自然不能让人家站在那光看,于是几人又换了一种玩法,开始比机。

    这是近两年从江浙传过来的玩法,一经出现立即风靡,九张牌,由小到大分三张牌一出,共出三次。

    跟炸金花有时候还会蒙人不同,比机的九张牌都是摊开来的,如何搭配全靠自己,老实说,方言个人感觉这比斗地主还讲究技术,费脑子,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喜欢玩这个多过斗地主。

    比机五个人正好,四个也能玩,但差点意思,六个人就要带大小王,人却又嫌多了。

    玩了一个多小时,华子老婆通知吃饭了,大家便收拾了一下,各自点了点手头的钱,方言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竟然输了五百多。

    若是往年,方言定然心疼不已,因为这是他三分之一的零花钱。

    虽然他过年喜欢跟大家一起玩牌,但从来不敢赌大,因为他的钱一直都要上交,过年老爸只给那么一两千的零花,输完就没得赌了,得回家睡觉。

    所以方言玩牌的时候一直很小心翼翼,有时候输了几百块,心就开始慌了,不停地抽烟缓解压力,一天下来,嘴巴里都是苦的。

    就是这样小心谨慎的性子,方言还总是输,甚至有时候点背能一场就输光了,之后朋友叫他玩牌,他只能拒绝,也不好意思说没钱了,就找借口说有事。

    不过今年方言不在意了,不敢说腰缠万贯,但方言敢说,自己就是坐在那,从早上输到天黑,他也能面不改色。

    所以当下午又来了两个人,众人提议炸金花的时候,方言没反对,而往年他是不参与的,因为他玩这个十赌十输,赢都没赢过,直接让他输闭气了,发誓再也不碰。

    本着送点钱给大家花的心理,方言开始跟那些喜欢闷牌的硬骨头杠上了,学着他们的模样直接拿出一百在那里点。

    说好登顶二十的,但几人在那拿了一张一百点了十下就接着又拿了一张出来,接着十块一下的点。

    以前方言是不敢跟这些家伙比闷牌的,因为他知道这些家伙真的是硬骨头,能面不改色的点几百块下去,他可没有这个财力与之争雄。

    可如今钱壮男人胆,方言面不改色的跟着他们点,他看是谁先撑不住。

    见到方言今天一反常态的闷牌,大家都有点诧异,不过没人说什么,玩牌嘛,你管别人怎么玩,反正都是成年人了,只要出得起钱就行。

    最后桌上还剩下三个人,都是闷牌的,而桌子上的钱已经到了一千多块。

    这时候,有人沉不住气看牌了,看完之后二话不说直接上了二十。

    老实说,这情况没人在意,毕竟都这时候了,只要不是傻子,什么牌都得上啊。

    有人看牌了,但方言根本不管,继续闷牌,他要看看到底谁才是撑到最后的男人。

    以前这个荣誉从来不属于他,但今天他要将这个头衔拿回来,虽然没什么意义,却也算了了一个多年以来的遗憾。

    果然,另一个人见方言仍旧闷牌,他选择了看牌,毕竟已经有人看牌了,他再傻乎乎的闷牌岂不是送钱给人花吗。

    虽说牌桌上的钱不是钱,是纸,但也不能这么乱扔啊。

    看了牌,没有犹豫,先扔上二十块再说。

    两家看牌,也都上了钱,至于谁真谁假,方言也不知道。

    不过他是真的无所谓,因为此刻他的心里很平静,明明这个时候应该激动不已,看自己能否通杀全场的,但方言愣是感觉不到任何的紧张之处。

    随即他明白了,玩这点赌注的牌对他而言已经失去了那种紧张刺激的感觉,也难怪那么多有钱人要去赌场了,因为一般的场子真的无法刺激他们的肾上腺素了。

    方言一直没看牌,闷到最后,还是对方忍不住跟他开了牌,因为他真的是硬骨头,只剩下两个人了,他连闷二十把,就是不看牌。

    最后开牌了,方言无所谓的翻开三张牌,只有一张尖最大,剩下两张数字。

    他以为输了,却不想对方让他拿钱,原来对方只有一张皮蛋是最大的,之前那股迫人的气势都是装出来唬人的。

    方言拿了钱,心里却是忽然明白自己以前输得不冤,因为刚刚手里的牌他以前都是看完即扔的,从来不敢一搏,可谁知他还是全场最大的呢。

    在牌场上,运气这事虽然虚无缥缈,但老天是公平的,总会给你机会来翻本,难题是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是最大的,明明牌很小,但谁知道其余人会更小呢?

    所以怎么样才能赢,那就是得用钱砸,像方言那样闷到底,这样一张尖拿到的钱可能比同花顺甚至豹子还多,反之,即使你牌再大,没人跟你斗,你怎么赢不到钱。

    明悟了这种真理,方言感觉自己这么多年一直输钱不是没有道理的,越怕输反而越会输,而如果像他刚才那样毫不在乎,反倒是越有可能赢。

    博弈之道,原来输赢从不在牌桌上,而是一开始就注定了。m.shubao8.org 稍后为你更新最新章节